阅读历史 |

尾声(2 / 2)

加入书签

“我不回,我今天就要住在这儿,看看谁敢拆城墙去给鬼子修坟,我不懂什么叫招商引资,我就知道,人要是不知道自爱,谁也不会瞧得起他。”白胡子不依不饶,继续大声嚷嚷。

“行了,白音老哥,你给孩子留点儿转圜余地吧。”张松龄看胖子实在可怜,抬起头,大声帮腔。

“你是哪衙门”白胡子老汉正在火头上,立刻把目光转向了张松龄,嘲讽的话才说了一半,身体却像中了邪般僵在了当场,好半晌,踉跄了几步,用颤抖的声音试探道,“你,你是张胖子,是你吗,你怎么过來的,这大白天的,你可别故意吓唬我,。”

“你才是孤魂野鬼呢。”张松龄情绪也非常激动,抹了下眼角,大声回敬,“咱们俩什么时候交情到那份上了,让我死了也忘不了你。”

“是活人就好,活人就好。”白音立刻就忘掉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像个小孩子般向前晃了几步,双手拉住张松龄的胳膊给自家当官员的孙儿介绍,“小巴图,这就是你张爷爷,当年要不是他,咱们一家人肯定全都完蛋了,赶紧滚过來,给你张爷爷磕头。”

“张爷爷。”胖子官员又被弄了个满脸通红,走上前,深深向张松龄鞠躬,“我常听我爷爷提起您,您这次怎么有空回來了,怎么也沒提前通知一声,也好让我安排车去接您。”

“滚蛋吧,你张爷爷想坐车,轮得到你去接。”见自家孙儿不肯给张松龄磕头,白音抬起脚,一脚将他踢出五尺开外,随即紧紧拉住张松龄胳膊,仿佛对方随时会跑掉般,大声嚷嚷,“回來,回來就好,走,赶紧去我家喝酒去,咱们哥俩,今晚一定要喝个痛快。”

“我现在可是喝不动了。”张松龄任由对方拖着,大步走向人群之外,“我这次,是带着我的小孙子一起回來的,约翰,赶紧过來见过你白音爷爷。”

“白音爷爷事。”终于见到一个活着的,故事里的人物,张约翰带着几分好奇,向白音深深鞠躬。

“好孩子,好孩子。”白音笑呵呵地将张约翰搀扶住,同时用另外一只手在自己身上來回摸索,找來找去,终于在腰间摸出一块带着体温的玉佛,笑了笑,用力按在了少年人的掌心处,“拿着,让佛祖保佑你一生平安喜乐。”

“这”张约翰虽然不了解玉石文化,却也知道此物价值不菲,赶紧抬头向自家祖父请示。

“让你拿着就拿着吧,你白音爷爷是个大财主。”张松龄点点头,笑呵呵地吩咐。

白音立刻把眼睛一竖,反唇相讥,“你才是大财主呢,你们老张家当年差点把生意做到外蒙去,要不是你这小混蛋太败家,说不定现在连半个黑石城都能买下來。”

两个老头互相逗着嘴,转眼就把胖子官员和蓝西装等抛在了身后,看看周围沒有闲杂人员跟上來,张松龄突然停住脚步,带着几分得意追问,“你个老东西,今天又唱苦肉计给谁看,难道以巴图现在的身份,也阻止不了给小鬼子立碑的事情么。”

“都这么大岁数了,你就不能装会儿糊涂,。”九十多岁的白音,冲着八十多岁的张松龄翻翻眼皮,恨恨地说道,“你一出面,我就知道又被你看穿了,巴图那混蛋骨头太软,不敢跟其他几个常委全闹翻了,而另外那几个,都是急着建功立业的主,只要能把日本商人招來,他们才不在乎给谁立碑呢。”

“然后你就”

“我今天在这里一闹腾,市委表决时,巴图就有理由投反对票了,然后再想办法朝报纸上捅一捅,估计就能把给小鬼子立碑的事情,彻底给搅和黄掉。”白音挤挤眼睛,像小孩子偷到了糖般得意。

“至于么,你也是当过地委书记的人,就不会通过正常途径去”张松龄不理解白音的难处,看了对方一眼,不屑地数落,话说到一半儿,才忽然意识到白音性格便是如此,向來能走弯路就不直行,况且这老家伙也离休十多年了,在政界的影响力早已趋近于零,能想出这一招苦肉计來,其实已经非常难得。

二人曾经在一起共事好几年,所以很多话根本不用说完整,猜到张松龄心里的想法,老白音忍不住苦笑着摇头,“老了,当年认识的人,沒的沒,帕金森的帕金森,我的话,早就沒人听了,现在的年青人啊,为了赚钱,什么都可以卖,唉,算了,算了,咱们不提这些,你个老东西,怎么突然想起回來看看了,。”

“趁着还能动弹,就出來走走,看看你,看看老方,然后再去给老彭和黑子两个敬一杯酒。”看了一眼白音稀疏的眉毛和头发,张松龄实话实说。

都是在枪林弹雨中打过滚,两个老人真的不在乎什么口彩不口彩,只是提起当年那些朋友的结局,心里不觉有些黯然,彭学文居然被军统自己给清洗掉了,方国强先当右派,又成了极左,一生不合时宜,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记忆,而周黑炭,自打和平时代來临,就转业去管农牧,专门研究如何利用草原上的季节河种水稻,前后花费了近二十年才终于出了成果,中央主政的某位中央领导亲自点了他的名,在北京接见了他,不久那位领导折戟沉沙,周黑碳当年做土匪的事情也立刻被眼镜明亮的革命群众给翻了出來

“改天咱们俩一起去给黑子上一碗大米饭吧。”轻轻揉了下眼睛,白音低声建议,“我听他的狱友说,那年过年时,他一直嚷嚷着要吃碗大米饭,结果看守却嫌他闹事,把他单独关了小号,一关就是五天,等过完了年,想起把他放出來时,尸体早就硬了,铐子上啃的全是牙印儿!”

“唉!”这段往事张松龄早就在白音的信里读到过了,心中的痛楚得早已麻木,他不知道自己该去怪谁,那位渎职的看守,八十年代初期因为抓捕越狱的逃犯,被后者用匕首捅在了肾脏上,当场牺牲,而当年召见周黑碳并牵连他身陷囹圄的那位高级领导,因其最后的所做所为,永远也不可能被平反。

“唉。”白音也陪着低声叹气,“那年代,疯得厉害!要不是你关键时刻出面替我作证,我估计也早就跟黑子做伴儿去了。”

忽然间,他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望着张松龄的眼睛,郑重请求,“你当年到底是怎么跟调查的人说的,好些人都替我喊冤,却全都不顶用,可你当时因为站错了队,早就被踢到二线工厂里去了,怎么反而能帮我把里通外国的罪名洗掉。”

“这个”张松龄的情绪立刻从哀伤中被拉了出來,讪讪地挠头。

看着他满脸尴尬的模样,白音的好奇心愈发旺盛,用力拉住他的衣袖,大声催促,“赶紧说,别卖关子,咱们俩都这岁数了,你还想让我到死都整不明白到底是怎么逃过了一劫啊,。”

“其实也沒什么,我只是说了几句大实话而已”张松龄被逼无奈,只好苦笑着招认。

“什么大实话,你小子应该不会落井下石吧,应该不会,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放过我。”

“我只是跟他们说,白音这老家伙虽然很不地道,但却不是个傻子,当年吃了败仗,被孙兰峰追得连口气儿都顾不上喘的时候,他都沒向国民党投降,如今全国河山一片红了,他怎么还可能傻到再去跟国民党特务勾勾搭搭,,除非他脑袋给驴踢坏了。”

“你个小王八蛋,居然敢瞧不起我。”白音先是一愣,然后勃然大怒,举着拳头冲了过來。

张松龄转过身,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笑着回应,“你个老东西,翻脸就不认人了是不,连救命恩人都打,说你不地道还冤枉你了,。”

两个老头一个逃,一个追,在夕阳中越跑越远,越跑越远,身体慢慢融入金色的晚霞中,越來越年青,越來越年青。

“呜呜,。”有过路的火车拉响汽笛,数只野鸟被惊得飞了起來,飞过黑石市标志性的城楼,飞过鳞次栉比民居,飞到巨石祭坛上方,乘风翱翔。

巨石祭坛中,几缕青烟慢慢涌起,被晚风吹散,飘飘荡荡飞向远方,飞向天与地的尽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