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定目标(上)(1 / 2)

加入书签

乔以航接下来忙专辑忙得晕头转向。眼见着歌快录完了,跑出一个人说这张专辑的主打歌是他写的,被人剽窃了。

此事一出,自然引起唱片公司和伊玛特的关注。毕竟谁都不想专辑还没出,就上□□头条。

于是找来主打歌的作曲者对质。两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迷迷糊糊地听了半天,乔以航他们总算听明白了。敢情是两人合作的,但谁都想独吞,只是一个早出手,一个晚出手而已。

说真的,这首歌不错,当初乔以航只听了一遍就选定了它,现在要放弃还真是有些依依不舍。最后三方谈判,两个作曲者同意收入一人一半,才将事件平息。不过经过这么一耽搁,离预定专辑发售日的时间越来越近。乔以航不得不马不停蹄地上各种节目推销专辑。玩网游的时间自然越来越少,刚开始还能一天两个小时,然后一个小时,两天一个小时,五六天不上……就算每次上线,也很少像以前那样调侃‘战魂无极’,事实上,他连蹭经验都觉得很疲倦。

直到专辑发售当日,他坐在伊玛特听消息。

刚出道的时候,专辑发售第一天他还会跑到音像店或是百货公司之类的地方,开辟出一个舞台,然后边唱边推销,顺便给粉丝签名,博人气和好感。不过从第三辑起,经济公司考虑到粉丝越来越多,双方安全都难以保障,便取消了。幸好他的粉丝都很理智地表示理解。

高勤在他来回走了第十六圈时终于忍不住开口到:“你有多动症?”

乔以航道:“重复地做某事能消除紧张。”

“你很紧张吗?”高勤挑眉。

乔以航承认道:“出道这么久,每次发新专辑我还是很紧张。”

“要扑街紧张也没用。”高勤继续埋首文件。

乔以航不满道:“高董,你就不能说几句鼓励的话吗?”

高勤道:“这世上有很多狂热分子就是听太多鼓励的话,有太多美好的憧憬,最后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而直接走上歪路。”

乔以航没好气道:“你说的我好像随时会去跳楼似的。”

“要谨记甘顾鹏的前车之鉴。”

乔以航突然双手撑在他的办公桌前,神秘兮兮地问道:“甘谷鹏真的是自杀?”

高勤抬头,眯着眼睛打量他,“你准备告诉我,是你杀的?”

“如果是,我一定不会告诉你。”

“就算你告诉我,我也一定不会相信。”

乔以航吃惊道:“你这么相信我?”

高勤道:“我是不相信你的智商。”

乔以航:“……”

电话铃声响起。

高勤瞄了眼,“接吧。”

“万一不是专辑的销量……”看看时间,应该有第一手资料送过来了。

高勤挑眉,“那就转接给我。”

乔以航真的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智商来。他接起电话,自报家门之后,半天没说话。

高勤眼睛虽然盯着文件,但是目光一直停留在某一行没有前进。

过了会儿,乔以航挂下电话,脸色不太好看。

“扑街?”高勤放下文件,身体后仰,靠着椅子背。

乔以航嘴唇一抖,正要开口,就见高勤点头道:“明白了。老规矩。”

“……”乔以航不服气道,“你怎么知道?”

“演技太烂。”

“……”乔以航郁闷地差点撞墙,“那我可不可以不要香槟?”

高勤道:“不好么?”

“好。每次你都带到庆功宴去,然后每次都会被大家热情地打开,分喝完。”那么多人,他也不好意思多喝,所以每次都只有一小口。这样算了,最郁闷的是,事后大家提起,都一致称赞高董的香槟真好喝。

——虽然那是他买的没错,但这是给他的礼物啊!

高勤十指交叉,“我可以将它理解为吝啬么?”

“不,你可以将它理解为升级。”乔以航清了清嗓子道,“我的专辑首日突破十二万。”

高勤眉头挑高。

乔以航难掩得意。

高勤道:“两瓶香槟。”

“……”

两瓶香槟自然是毫无意外得在乔以航回家之前就□□光了,事后他又被灌了不少红酒。

他酒量不错,但是这次大家实在有些疯狂,所以回到家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脚步都是虚浮的。家的各种家具摆设隐隐约约,扭扭曲曲,晃晃悠悠……

好不容易找到沙发,他一屁股坐下就不动了,眼皮像是坠了千斤重担,不停地往下掉。但脑子里乱哄哄的,先是不停地闪过庆功宴诸人的调笑声,紧接着是唱片公司老总不停地拍着他肩膀,在他耳边说:“你放心。你有前途的。好好加油。知道吗?”自己回答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只一个劲儿地觉得自己身体在飘,不停地飘,直到跌进一条古色古香的街道,游戏里模拟的叫卖声清晰地在耳朵旁回响。

意识渐渐薄弱……

隐约之间,似乎有人在咆哮……

但是内容却听不清了。

他是被冻醒的。

起来时发现客厅通往阳台的门半敞着,风呼呼地往里灌。

他动了动僵硬的胳膊,慢慢坐起身。酒精还留在身体里,脑袋很痛,一直嗡嗡作响。

乔以航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关上门,便去浴室冲了个凉。再出来时,脑袋明显比刚才清醒许多,他给自己泡了杯蜂蜜水,一口一啜着喝。

喝完蜂蜜水,时间居然才五点四十多分。

对游戏的向往之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