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露马脚(上)(1 / 2)

加入书签

与乔以航短暂相会之后,小周又被押了回来。

她见落雪无音已经将婚纱换成旗袍,和天斗转战到下面几桌,正悄悄松了口气,就听旁边的人说:“不知道花和尚什么时候来。”

另一个接道:“快了吧。老大不是说等他来的时候再过来敬酒吗?”

……

小周猛然转头,两只眼睛紧紧地盯住那个说爆炸性消息的人,“你说什么?”

那人吃了一惊,看张知和帅帅帅等人都瞧过来,有点不安地回答道:“等花和尚他们来的时候,老大和大嫂就会过来……有什么问题?”说到后面,他心底生出一股被质问得莫名其妙的怒气。

小周见他不爽,气势一低,赔笑道:“我就是没听清,所以再问一遍。没问题。”

帅帅帅笑道:“你怎么和游戏里一样啊?”

“我和游戏里一样?”乔以航那种性格怎么可能?小周在心里偷偷地腹诽,脸上却微笑道,“我表里如一啊。”

张知道:“我觉得有点不一样。”

帅帅帅道:“哪里不一样?”

小周有些心惊胆战地看着他。

张知道:“很少做哦这个表情了。”

……

很少做哦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小周紧张得有点眼皮抽筋,然后就这样边抽筋边说了一个,“哦。”

张知:“……”

帅帅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人的表情总是要受五官限制的。”

小周:“……”

水仙和尚在婚礼开始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赶到。他一进宴会厅,就二话不说凑到新郎新娘旁边,又是恭喜又是道歉,还不忘塞红包。

落雪无音笑眯眯地说了几句话,然后手指朝张知那桌一指。水仙和尚点着头就跑过来了。

帅帅帅小声道:“照片里看着没这么大啊。”

用小周的眼光估量,水仙和尚身高应该在一米八六、八七上下,体重九十公斤左右。

他一坐下,整张桌子就好像突然缩小了一码,空间严重不足。

小周只能努力地和两边保持着距离。

张知突然将椅子往后移了下,错开半个身体。

小周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水仙和尚对于旁人的调侃一直保持着低调的微笑,与游戏里简直判若两人。

帅帅帅感慨道:“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水仙和尚似乎听到他的感慨,抬头状若不经意地瞟了他一眼。

没多久,天斗和落雪无音就走完一圈,径自朝这边走来。

小周身体前倾,正想尿遁,就听张知道:“等敬完酒再去。”

敬完酒还去什么去?

小周苦着一张脸,幽怨地说道:“憋不住。”

张知正要说什么,落雪无音和天斗已经走到面前,一桌人都站了起来。这时候再走就真的是不给人面子。小周只好委委屈屈地站起来,并努力地削弱着自己的存在感。偏偏落雪无音太过热情好客,挨个问候了一遍,再问到她的时候还特地笑着道:“你和我想象中一样可爱。”

小周非常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形象——普普通通的穿着,一副碍眼的粗边框眼镜,还有啥都没抹的朴素脸蛋。比起同桌几个女孩的花枝招展,自己绝对用“人海之中,找不到你”来形容。

所以,大乔的“小舟”一直是给对方这种印象?

小周干笑,“祝你新婚快乐,永浴爱河。”

落雪无音微微一笑。其实她心里是有几分苦涩的。嫁给天斗不算是个坏选择,但也绝对算不上很好的选择,他虽然有钱,但他还有前妻和孩子,如果不是因为怀孕,她绝对不会做出这么仓促的抉择。这种苦涩她是不能对任何人说的,连父母也不能。

所以当小周站在张知身边说出这样的话时,尽管是无意,却让她感受到一种胜利者洋洋得意的姿态。

“谢谢,干杯。”她翘起嘴角,完美地饰演着新婚该有的幸福新娘。

小周道:“我不会喝酒,喝果汁行不行?”

落雪无音笑而不答,其他人纷纷跳出来说不行。

最后天斗拍板道:“你尽管放开胆子喝,酒店房间我已经订好了,醉个一礼拜没问题。”

“可是……”小周还想说什么,但看别人眼神,一副你再说什么就是不识相的意思。她深深地领悟到,在大多数人的意志达成一致的前提下,个人的意志其实是很渺小的。

张知道:“老大。她老板很严厉,请假一天后果挺严重。”

他一开口,其他人都不起哄了,就盯着天斗和落雪无音做决定。

落雪无音笑道:“那就少喝一点,哪里有真正滴酒不沾的人。”

说是少喝,小周还是被灌了大半杯红酒下去。

红酒是后劲,醉意慢慢上头,但小周当场就觉得有一把火在胃里燃烧啊燃烧,就跟星矢要爆发小宇宙似的。环顾四周,没有一个可信之人,她当下站起身,慢慢地朝外面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