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很护短(下)(1 / 2)

加入书签

乔以航挑眉道:“你怎么知道我玩?”该不会是高勤大嘴巴地说出去了吧?他想到自己在游戏里的人妖号,额头三根黑线下垂。

沈慎元疑惑道:“只要前阵子看过娱乐新闻的都是知道啊。”

“……你看娱乐新闻?”

“看。我在娱乐圈混嘛。”

“……也对。”乔以航发现话题走向越来越弱智,赶紧转移道,“今年多大?”

沈慎元乖乖回答道:“二十三。”

乔以航:“……”话题好像还是没有回到正路上来。

沈慎元对游戏这个话题还不死心,继续问道:“师兄还在原来那个服吗?”

乔以航含糊道:“偶尔会去逛逛。”他没把话说死,就怕万一哪一天露馅了,给对方落下个谎话师兄的恶劣印象。

“我那个服原来挺好玩的,但是最近来一帮子的人特没劲。”沈慎元啜了口饮料,“要不我去师兄那个服玩吧?”

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没有顾左右而言他的余地。乔以航只好顺着他的话问道:“你在哪个服?”

“繁花宫。”

乔以航点点头,“没注意过。”

“师兄那个服叫败金村吧?”沈慎元事先功课做得很足,“师兄开小号了吗?还是用原来的大号。”

乔以航正想着怎么把这个问题用太极过去,就听高勤边推门边道:“叫小舟,最近刚结婚。”

“咳咳咳……”乔以航低着头,喉咙里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

沈慎元十分体贴地替他捶背。

高勤和封亚伦重新落座。

高勤对沈慎元道:“你也玩游戏?”

沈慎元停下手道:“玩。我从小到大都爱玩。”

乔以航抬起头道:“你从小到大不是爱唱歌吗?”

“啊?”沈慎元呆呆地看着他。

乔以航道:“你和陆万鹏PK时说的。”

沈慎元如梦初醒道:“哦。你是说那个。那个是经纪人事先写好让我背下来的。很煽情吗?”

“……”乔以航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自己听到那段话的时候还是小小地感动过的。

沈慎元见他目光紧紧地盯着自己,不知所措地看向高勤。

高勤道:“演技是他的弱项。”

沈慎元赶紧道:“不会,我很喜欢师兄在《幸福果树》里的表演。尤其是淋雨的那一场。”

高勤晃杯子的手微微一顿。

封亚伦道:“当时淋雨的是蓝雨晴吧。我记得大乔是由管家撑伞的。”

沈慎元道:“谁淋雨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得师兄那一场戏的气场实在太足了。”

高勤道:“嗯。他不说话的时候,看着还可以。”

乔以航:“……”不是说人都有喜新厌旧的毛病吗?为什么高勤的毒舌不能喜新厌旧一点呢?

沈慎元对演技这个话题显然不太感兴趣,很快又绕回游戏里,“小舟两个字怎么拼啊?是晓得的晓,还是大小的小。周是哪个周?”

乔以航不动声色地看着高勤。

高勤道:“你想去游戏里找他?”

沈慎元点头道:“我觉得一个人玩游戏太没意思了。”

“也好。”高勤意味深长地看了乔以航一眼道,“榜样的作用并不是让人学习,而是让榜样自己更加约束自己。”

乔以航抬头望天花板。

沈慎元兴致很高,“师兄今晚回去上不上线?”

乔以航想起张知的比武场邀约,坚决地摇头道:“身为艺人,必须随时表现出最佳状态,所以好好休息是很重要的。”

在场三人,只有沈慎元被他的“专业精神”倾倒。

聚会结束。

四个人一同出门。

封亚伦对高勤道:“你喝了酒,我送你回去。”

高勤别有深意地笑道:“好。”

等两人坐上车,车启动之后,沈慎元才自言自语道:“他们来的时候就一辆车啊。”

乔以航微怔,却听他又道:“师兄开车来的吗?”

“是,所以我可以自己回去。”乔以航转身要去取车。

沈慎元亦步亦趋地跟上来道:“我没开车来。”

乔以航:“……”

托福于一晚的酒吧同座、一路的同车唠嗑,乔以航和沈慎元建立了初步的同门之情。在沈慎元正式加盟伊玛特的发布会上,他作为神秘嘉宾应邀出席。

其实他的出席对于媒体来说一点都不神秘,更神秘的是居然有曾白到场。曾经极速蹿红又极速退隐,让媒体连流星尾巴都没有抓到的他,显然比乔以航、沈慎元这两张熟面孔要有吸引力的多。

在例行公事般地问完沈慎元问题之后,所有媒体的目光一致对向曾白。

曾白虽然之前也曾出席过好几次记者招待会,但是仍旧很不习惯这样的阵仗,从进门到现在都是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记者们的问题如炮弹般袭来——

“曾白,你这次是以什么身份出席这次发布会的?”

曾白看向高勤。

高勤道:“前师兄。”

“伊玛特这次请曾白一起参加发布会,是否是为他的复出做准备?”

曾白认真地听完问题,再度转头看向高勤。

高勤又道:“不是。”

记者连发两弹,都没有打中靶心,不禁按捺不住道:“为什么曾白不自己回答问题?”

曾白这次终于没有看高勤,亲自开口道:“高勤说我不用回答,坐着就好。”

这次是记者们看向高勤。

“是的。”高勤爽快地承认,“事实上,他这次来是为了这个……”他弯腰,从台子下面拿出一块画板,举到台面上来,“雄雄猪肉铺做广告。”

记者们集体无声。

画板上,曾白和颜夙昂大大的笑脸正对着他们释放阳光般的灿烂。

被冷落的乔以航和沈慎元两个人在一旁聊天。

“师兄,你今天上游戏吗?”

“……”

“我昨天回去有偷偷上,原来你在游戏里是女的。”

“……”

“所以我决定了,坚决跟随师兄的脚步。”

“……”乔以航忍无可忍地朝旁边一指。那里记者正围着曾白和他手上死抱着不松手的画板拍照,“听说你才是主角?不去把风头抢回来?”

沈慎元不在意地挥手道:“这些都是身外物。所谓游戏人生,游戏里面的才是人生啊!”

“……”乔以航继续装哑巴。

在沈慎元的疲劳轰炸下,乔以航终于坚持不住投降,答应回家之后上游戏。

于是,在他回家的一路上,沈慎元一共打了六个电话来确定行程,乃至于他回家之后啥都没想,直奔电脑而去。

进入嬉闹江湖,听着熟悉的音乐看着熟悉的画面,乔以航被沈慎元叨念得嗡嗡作响的脑袋才慢慢冷静下来。

原本他只是打算一个人默默无闻地悄悄玩游戏,进入一个和现实生活完全脱节的另一个世界。怎么现在越来越觉得游戏和现实生活接的轨道越来越多?

张知、沈慎元……

他甚至怀疑会否有一天在游戏里碰到一个陌生玩家开口就打招呼道:“我是高勤。”

……

光是想象这个画面他就觉得毛骨悚然。

他就好像吸毒上瘾的瘾君子,理智地想放手,却发现事情越来越控制不住。不过高勤既然把沈慎元一起拉下水,应该是有心理准备了吧?

【私聊】

战魂无极:来了?

战魂无极:来比武场。

小舟:……

他差点忘记了这茬!

乔以航正要找理由推脱就看到系统消息发来一条——

大湖已将你加为好友。

大湖是谁?

乔以航脑袋里刚冒出这个疑问,就看到对方已经发私聊过来。

【私聊】

大湖:师兄,是我!

小舟:-_-|||你的名字……

大湖:这样才能看出我们是师兄弟啊!

大湖:啊,不对,是师姐妹!

小舟:……

大湖:嬉闹江湖的女号很漂亮,哈哈哈。

小舟:你大我小,你想当我师兄啊?

大湖:可是你上我下啊。

小舟:……

大湖:师兄,你在哪里,我去找你!你带我练级吧!

小舟:别叫我师兄。-_-|||

大湖:哦。小舟姐姐,我们去哪里?

大湖:(^o^)/~你要带人家哦!

大湖:人家只能靠你了!

大湖:我这样像不像女孩子啊?哈哈哈……

小舟:我现在没空,我要去比武场。

大湖:啊?

大湖:PK吗?哪里的比武场?我也要去!

大湖:我给师兄摇旗呐喊!

小舟:不要再用感叹号了。

大湖:哦!

小舟:……

小舟:我PK完再找你。

打完这七个字,乔以航就立刻使用夫妻技能,飞到战魂无极身边。

看着杀气腾腾的战魂无极,他突然觉得,阳光是那么的美好!

基本上,战魂无极还是保持了一个上百级高手的风范,让他打掉了一半的血之后,才两下解决他。

乔以航躺在地上,一点都没有起来的欲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