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翻底牌(中)(1 / 2)

加入书签

其实屏幕外的人做什么动作和屏幕里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挖鼻孔、抠脚趾对方也绝对看不到。对方看到的依然是穿得鲜艳、站得挺直的游戏人物。

可即便如此,乔以航和张知谁都没有离开屏幕。或者说,他们都在紧紧地盯着屏幕,等待着对方先做动作,或者先说什么。

所谓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两个人都等待对方先做出表示的结果是两个人僵持了五分钟之后,仍然在僵持着。

张知内心不断模拟着乔以航内心可能有的心理活动。

按照小舟以往的表现,这个时间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是绝对不会这样莫名其妙地站在这里这么久的。尽管他看不到藏在小舟背后的那张脸上的表情,但是他能清楚清晰地感觉到,他和自己一样,并没有离开电脑。

有时候这种感觉很微妙,没有任何证据,却又让人深信不疑。

既然乔以航没有离开电脑,那么他为什么不动呢?

张知的脑海里瞬间拉出两个等式。

一是战魂无极等于张知等于EF唱片公司音乐副总监,这个等式对方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

二是小舟等于人妖等于乔以航,这个等式他知道,对方却不知道他知道。

这样说来,小舟在意的可能是他们离开玲珑塔之前,他脱口而出的那两句话?

他的心情微微一松。

打字的好处就是,同样一句话你可以用愤怒的感情去读,也可以用调侃的方式去读。他自认为自己说的那两句就是。

私聊突然闪出一条消息——

【私聊】

小舟:我知道你知道我是谁。

……

张知握着鼠标的手指一紧,鼠标滑动了下。

鼠标键斜划下来,掠过屏幕里小舟的侧面,然后停在对话框里。

其实乔以航打出这一段字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按理说,装作不知道,继续跟着张知一起搅浑水,直到把水浑得两人都没有兴趣再搅下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控制战魂无极的张知在游戏里对他冷嘲热讽,或者拔刀相向的话,也许他能够做到的。

偏偏张知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知道他的身份后,既没有戳穿他,也没有追杀他,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若不是玲珑塔的那两句话稍稍泄露了他的内心的话,他几乎要怀疑高勤说张知已经知道他身份的这个猜测是不是错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自己隐瞒在先,那么也该有自己亲手为这个荒唐故事滑下一个圈。

【私聊】

战魂无极:说得再明白点。

小舟:已经很明白了。

愧疚归愧疚。乔以航对留下把柄这种事情还是处理得极为小心谨慎的。他甚至怀疑,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说不定他以后杀人埋尸给假口供都能做到面不改色一条龙。

他消息发了许久,张知都没有接下去。

乔以航知道,无论对方的打算是什么,自己突如其来地翻底牌,一定会打乱对方的步骤。

【私聊】

小舟:我先下了。

小舟:我明天会上游戏,有事明天再聊。

发完,他也不等张知有什么反应,直接按了右上角的叉叉,关机走人。

他处理的潇洒,留给张知的却是郁闷。

原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左看对方耍猴。谁知就在对方短短一句里,握有的先机和优势都没了,上台表演的成了自己,而且还被对方先发制人地反将一军,这种心情用郁闷形容简直是高估了郁闷。

“乔以航。”

沉寂许久的卧室,突然爆出与杯子破碎声一同响起的低吼。

由于不理会高勤的禁令私自上网玩游戏,所以乔以航现在还处在留校察看,以观后效的情况。为了表达自己虔诚的悔改之心,在上床之前,乔以航特地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事情进展。

一个小时之后,他收到回信——

要不干掉他,要不你自杀。

乔以航:“……”

第二天,乔以航一到公司,就收到连觉修从美国传真过来的剧本。由于《黑白之间》的剧本有好几个场景需要在森林里拍摄,所以连觉修现在还在寻找合适的风景。

高勤看他读剧本读得浑然忘我,淡然开口道:“这个角色演得好,明年的最佳男配角就是你的。”

乔以航从剧本里抬头,“封亚伦呢?”尽管他也很想超越封亚伦,但他也清楚自己的斤两,目前还不可能。

高勤道:“他决定和颜夙昂一起角逐最佳男主角。”

电影还没有开拍,但他却已经说得好像两个人都已经获得提名似的,轻松惬意得不得了。不过颜夙昂和封亚伦的确有这种底气。在娱乐圈,人情和关系是很重要的。以封亚伦和颜夙昂今时今日的地位,莫说是正儿八经地拍一部大制作,就算是随随便便参加个小成本电影,评委会都可能看在他们的名字上直接让他们入围。这就好像,虽然乔以航的电影处女座演技不咋地,但评委会还是看在伊玛特的份上人,让他入围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