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杨巨森(上)(1 / 2)

加入书签

离天声奖报名截止时间还剩两个月不到。

蓝雨晴经纪公司开始频频催促《幸福果树》同名专辑的发行时间。他们的目标是趁着电视剧的余热,赶上这届天声奖。就算最终没有拿奖,至少也可以将蓝雨晴朝歌坛发展的这个消息散布出去。

高勤考虑乔以航和蓝雨晴合作歌曲可以报名参加天声奖最佳男女合唱奖,含金量也不低,便同意了。

不过这次在乔以航出发之前,他事先打了个电话给罗少晨。

“上次的事情你知道吧。”

罗少晨慢悠悠道:“或许。不过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件。”

高勤不理会他打的太极拳,径自接下去道:“既然知道,希望有所改进。”

“该做的我会做。”罗少晨有说等于没说。

高勤淡淡道:“以我对NCC电视台的了解,这张专辑一定会冠上你的名字。”

罗少晨沉默。

“我不想有一天看到娱乐版头条写着罗少江郎才尽。”高勤见好就收,直接一声再见就挂了电话。

助理见罗少晨拿着电话迟迟不放下,忍不住好奇道:“谁打来的?”

罗少晨面无表情地放下电话,“你老婆。”

助理道:“……我还没娶。”

“所以她打电话告诉我,不嫁了。”

助理:“……”

罗少晨顺手整了整桌上的文件,然后状若漫不经心地问道:“张副总监上班了吗?”

“哈。他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今天刚好是第二天,所以不会来。”提到张知,助理难掩不屑之意。

罗少晨按下免接听键,对秘书道:“等沈慎元来了,让他直接上来找我。”

“好的。”秘书道,“罗少,张副总监的秘书说张副总监现在正在办公室,问是否需要开会?”

罗少晨抬头看了眼助理,那张脸一瞬间从苍白涨成猪肝色,“不用,让他自由活动。”

电话挂下。

助理委屈道:“他自己违反了规律。”

罗少晨道:“我会把你的投诉转告给他的。”

助理:“……”

张知躺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打盹儿。

昨天睡得晚,今天又是一大早得知乔以航来唱片公司匆匆赶来的,整个人还处在半睡梦状态没有醒过来。

秘书给他端了杯咖啡进来,见他手背贴着额头,双脚翘在扶手上,一副疲惫的模样,忍不住道:“副总监要是很累的话,不如去楼上的贵宾室休息?那里有床有毯子。”

现在别说挪到楼上,就算是从房间这头挪到房间那头,张知都有心无力。“不用,只要等乔以航来了告诉我。”

秘书道:“他来了。”

张知一下子坐起来,整个人好似打了兴奋剂般,生龙活虎。

在电视剧里演了情侣,只要不是互相看不顺眼,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交情。何况乔以航和蓝雨晴闹过绯闻,还被评为最登对的偶像剧情侣第三名。

所以,坐在化妆间的两个人尽量已经多日不见,但很快就进入交谈。

蓝雨晴听说他要参演连觉修作品,不禁羡慕道:“听说连导人很好,很多演员演过他的片子都说受益匪浅。”

乔以航叹气道:“我现在就怕自己不符合他的要求。”

“怎么会?他既然选择你就说明看中你有潜力。”

乔以航突然转头盯着她。

蓝雨晴知道他对自己没意思,但在这种灼热的目光下,不禁也有些心跳加速,“怎么了?”

乔以航双眼亮晶晶,“你之前不是演过一个大富豪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吗?”

蓝雨晴点头道:“《灰面千金》。怎么了?”

“你是怎么把握私生女心理的?”

蓝雨晴恍然道:“你这次的角色是私生子?”

乔以航道:“是的。而且是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父亲,直到长大之后才相认的那种。”

蓝雨晴道:“其实我演的是电视剧,所以人物的心理历程编剧和导演都会给出很分明的层次。比如一开始很想找父亲,很渴望父爱。后来知道父亲是为了钱才抛弃我们母女就变得愤世嫉俗,想要报复父亲。最后男主角告诉我,这只是个误会。但父亲这个时候已经过世了,所以我很后悔莫及。”她摊手道,“当然,电影肯定要浓缩很多。”

乔以航若有所悟道:“所以,电影需要演员自己去找层次感?”

蓝雨晴似乎也被这个话题吸引,很投入地思索道:“我觉得连导的戏经常给演员很多表演空间,反正我经常看到电影里那些演员很细微的表情变化。像《男人泪》里,大神最终被判无期徒刑的那场戏,就用了一个很长的镜头。我到现在都能想起大神当时的表情……麻木,却又不是全然的麻木,好像把愤慨压抑到了极致,那双眼睛表达的不仅仅是判决的失望,更是对社会的绝望。”

她说完,见乔以航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尴尬道:“我说得太投入了?”

“不。我只是觉得,我当时看到的感觉和你不一样。”乔以航想了想道,“我总觉得最后那个场景里,大神表现的像是意料之中,他对社会是失望的,但是并不绝望。事实上,我觉得他最后能救出白瑞迪,已经是很开心的了。”

蓝雨晴脱口道:“因为演白瑞迪的是小白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