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定专辑(下)(1 / 2)

加入书签

不等交警走到面前,他就自动按下车窗,准备好行驶证和驾驶证递过去。

交警没接,直接开罚单。

乔以航囧道:“难道记得?”

交警点头道:“反正经常用得到。”

乔以航赔笑道:“既然大家是熟人,能不能光罚钱,不扣分?”他怕他再扣下去,就真的要去买辆自行车了。

“不能。”交警道,“等扣完分,你我才能都解脱。”

“是不是因为你们有指标?”他想起之前看到的新闻,说是有些地方的交警每个月都有指标,如果不完成就会扣奖金写检讨什么的。

交警道:“就算有指标也不用愁,在伊玛特大门前蹲守就行。”他将罚款单交给他。

乔以航叹了口气接过来,“说实话,我挺郁闷的是,为什么我所有的违反交通罚款单都是你开的。”

交警道:“……因为这片是我管辖的范围。”

“我要搬家。”乔以航捶方向盘,发出嘟得一声。

“城市鸣喇叭。”交警刷刷刷又开了一张,递给他,“两张一起交比较方便。”

“……”乔以航很想一头撞过去。但是他不能,因为撞过去最可能的后果是……又是一声喇叭。

交警在临走前还很认真地告诫道:“遵守交通规则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希望下次看到你,不是在这里。”

乔以航抚额道:“自从我中学毕业之后,就很少听到这么能让我泪流满面的话了。”

重新上路,他特地找了个比较宽阔又没什么车辆经过的路边停靠,然后打电话给张知。

张知正为他之前一声招呼都没打就挂电话而气愤。

在游戏里说请咖啡请咖啡说得挺欢,谁知一到付诸实际行动的时候就装傻充愣挂电话!

所以在乔以航回电的时候,张知故意让电话响了很久,直到他伸手去接——

铃声断了。

“……”

张知的手僵在半空,正踌躇着要不要再打过去,电话铃声再度响起。

这次他想也没想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开车接手机,被开罚单了。”

乔以航第一句开场白就把张知所有的抱怨都塞回肚子里去。

“谁让你开车的。”他嘀咕了一句。

乔以航额头划下三条黑线,“没办法,城市禁止驾驶拖拉机。”

“……什么时候请我喝咖啡?”张知还惦记着这件事。

“明天吧?”他好不容易穿过那个交警管辖的区域,实在不想折返回去。

张知虽然有点失望,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记得多带点钱。”

“我喜欢用信用卡。”

“我怕你刷爆卡。”

“……你确定你是去喝咖啡,不是去买咖啡店?”

张知道:“也许喝完咖啡我还想吃别的。”

“……逛楼盘吗?”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不知不觉天色竟然暗了下来。

乔以航将发烫的手机换了一只手拿,顺便捏了捏被捂热的耳朵,“其实,和你聊天是件极为愉快的事情。但是……”长久困在驾驶座里绝对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尤其前面还绑着一条安全带。

张知不等他说完,就直接上结束语,“晚上上游戏。”

“我是乔以航。”

“什么?”

“这句话不是应该对小舟说的吗?”做为一个成年人,乔以航觉得他有必要让张知知道将同一个人分裂成两个部分是一件非常幼稚的事情。

但他的精神显然没有传达给张知。“我是让你转达给她。”

“……”

嘟嘟嘟……

电话传来忙音。

张知挂电话的速度与他之间挂电话的速度不相上下。

乔以航一个人住,向来吃得简便,泡面、蛋炒饭、外卖……总之怎么简单怎么来。不过如果在晚饭时间人还在外面的话,就会顺带解决晚餐。

买了份晚餐带回家已经是晚上七点。

他冲了个澡,换了身睡衣正打电脑,准备一边享受晚餐一边玩游戏,就接到高勤的电话。

高勤电话的内容十分简洁——

减肥减肥减肥!

说实话,在猪肉铺买十斤肉挺简单的,但是从人身上掉十斤肉还是很有难度的。不然现今社会也不会有这么多人为着体重而烦恼了。坦白说,乔以航的体重很标准,不瘦不胖,适当有肌肉。但这种体重更难减,除了适当地做运动之外,还要控制饮食。

比如说,眼前这块正散发着香味的披萨。

乔以航拿着叉子,看着并排摆放的手机和披萨犹豫不决。

这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不是被控制,而是被告知要自制。这种事情有多残忍,去放快香喷喷的肉在一条饿了两天的警犬面前,却勒令它不许吃就知道了。

最终,他决定,为了庆祝明天开始减肥,他要消灭这块披萨!

进入游戏。

【私聊】

水仙和尚:我离婚了。

小舟:……什么时候结的?

水仙和尚:(⊙o⊙)你指哪一次?

小舟:离就离了吧。踏踏实实得和帅帅帅过一辈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