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谈交易(中)(1 / 2)

加入书签

乔以航捏着勺子道:“那你觉得我应该做什么来找感觉呢?”

“做警察。”张知切开一小块牛肉,放进嘴巴里。

“啊?”乔以航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也对,私生子只是他一部分的心理活动,他最重要的身份是警察,也就是说,他思维思考的方式是一个警察的方式。不然也不会在亲情和公义之间选择了亲情。

张知喝了口水道:“你可以每天站在街上抓扒手试试。”

乔以航:“……”如果他每天站在街上,那么不是他抓扒手,而是别人抓他的手。不过他可以在现实中找警察当模子来观察。

他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就是那个无处不在的交警。

不知道交通警察和去卧底的警察在行为举止有多大的差别。

……大概一个喜欢罚款,一个喜欢装流氓被罚款吧。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他掏出来一看,竟然是高勤。

该不会是查他晚餐在吃什么吧?

乔以航接起电话,不等对方说话,就扒拉扒拉把自己今天晚上的食谱交代的一清二楚。

高勤默不吭声地听他说完,补充了一句,“不要续碗。”

“……”乔以航可怜兮兮地用勺子刮着碗底的沙拉酱,“还有什么事情?”

高勤道:“下午四点的广播《蔡姐有话说》里,蔡姐爆了一个猛料。”

乔以航手指一紧,“不会把我在游戏里玩人妖号的事情爆出去了吧?”

张知抬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高勤道:“你这件事EMAIL给蔡姐了?”

“当然没有。”乔以航转念一想,也觉得自己大惊小怪。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伊玛特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他们坐在同一条船上,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而张知……

他目光瞟到对面。

两双眼睛无声地互视着。

手机里,高勤的声音在继续,“蔡姐说娱乐圈有一个俊男色狼。”

乔以航额头划下三条黑线,“不会说是我吧?”他开始回忆自己以前是不是曾经得罪过蔡姐,不然这种不靠谱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身上!

“她没说是谁,她只说了几样条件。”

“什么条件?”

“长得帅。”

“……”乔以航想,如果只有一条的话,那他毫无疑问的是嫌疑犯之一。

“准备进军偶像剧圈。”

乔以航委屈道:“我就觉得接这部戏有点不对劲,果然。”

“拍过电影,口碑一般。”

乔以航终于找到反驳的点了,“我不是口碑一般吧,我拿过金华奖最佳男配的提名。”

高勤道:“如果不是一般,就不会只是提名了。别忘记,你的对手是医院长租客。”

“……”

“也出过专辑。”

“什么叫也出过专辑,我的专辑明明张张大卖。”乔以航这次反驳得非常铿锵有力,“还有什么条件?”

“身高在一米八左右。”

“我刚好一米八,不算左右吧?”

“总之,如果遇到记者,小心说话。”这才是高勤打电话的主要目的。对于乔以航是不是色狼这个问题,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烦恼过。如果他这样的性格都能色狼,那么色狼也不会是高风险低回报的行业了。

乔以航道:“坦白说,有多少人中标?”

“五个半。”

“……半个是没成年?”

“半个是陆万鹏。”

“他哪里长得帅?!”乔以航对自己竟然和陆万鹏排在同一个帅哥档次觉得十分恼怒。

“就因为不够帅,没拍过电影,没打算进军偶像剧,所以是半个。”

乔以航突然很同情陆万鹏,“他是真的被陷害的吧?”

“你偶尔应该有点娱乐精神。”

“比如说?”

“比如说,这件事情现在很受关注,而陆万鹏明显不可能是嫌疑犯,那么他得到的益处将会比害处要多得多。”高勤对张复满喜欢玩的招数已经耳熟能详了。

乔以航感慨道:“张复满真是老狐狸啊。”

张知缓缓将牛排塞进嘴巴里,眼睛则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乔以航顿时察觉自己失言,干咳一声,用极为严肃的声音道:“还有什么事?”

“和朋友吃饭?”高勤从他的语气变化便能猜出一二。

“嗯。”

“是张知?”

乔以航呆住,“你在我身上放了窃听器吧?”

“不,是遥控器。你小心我在你过马路的时候按暂停键。”

“……”

“说完坏消息,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每个人听到好消息总是精神一振,乔以航也不例外。“什么好消息?”

“嫌疑名单里除了你之外,还有沈慎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