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被曝光(下)(1 / 2)

加入书签

伊玛特因为高勤和封亚伦事件,全体走低调路线。乔以航和沈慎元的活动大大减少,可有可无的全都一推了之。以前是尽量多露面,希望被惦记,现在是能不露面就不露面,省得被惦记。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封亚伦的粉丝聚集在他们工作地门口,高举大旗,希望他们有人站出来解释。

某音乐节目录制之后,沈慎元和乔以航站在后台闲聊。

沈慎元摸出一袋花生边剥边道:“师兄,我最近上游戏怎么碰不到你?”

乔以航顺手摸了一颗,“嗯,在背剧本。”

沈慎元看着他将手中的花生丢进嘴里,惊愕道:“你不是在减肥?”

乔以航咀嚼的动作微微一顿,镇定道:“烦心的事情太多,需要补充能量。”

“听说高董快回来了。”

乔以航抬头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你觉得我这样像饿得浮肿吗?”

“如果高董不知道体重秤这东西的话,”沈慎元为难地回答道,“也许有希望。”

“……”乔以航收回想去拿第二颗花生的手,“我明天继续减肥。”

“明天?”沈慎元眨巴着眼睛,分明在问为什么歧视今天?

乔以航道:“我今天要参加婚宴,一定要吃回来。”

沈慎元眼睛一亮,“婚宴。”

乔以航眼睛跟着一亮,“你想去?”

“谁的?”沈慎元虽然没有正面答应,但看表情也差不多是这意思。

“张识谦。”

沈慎元眨了眨眼睛,“谁?”

“张知的哥哥。”

沈慎元眸中的亮光顿时黯淡下来,微笑道:“师兄多吃点。”

乔以航道:“你不去?”

“豪门宴和鸿门宴只差一个字,我吃不消的。”沈慎元敬谢不敏。

乔以航觉得“鸿门宴”三个字真是浓缩精华,不过越是这样,他越要拉个人垫背,立刻抛出擦着奶油的橄榄枝道:“红包我出。”

沈慎元坚定地摇头。

“真的不去?”乔以航犹不死心。

沈慎元叹气道:“其实,我从小家境不太好。”

“……”乔以航对于这种牵扯上下几代的故事最没有抵抗能力,只要讲个开头他就能睡到结尾。

不过沈慎元开头结尾的相当干净利落,中间完全没有添加任何过程和转折,“所以我不去了。”

“呃,家境不太好和不去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乔以航纳闷地问。

沈慎元想了想道:“就当做偶然关系吧。”

乔以航:“……”

正巧小周和沈慎元的助理都准备好车,跑来接他们,话题只好就此打住。

乔以航上了车,心里一直琢磨着晚上婚宴的事,直到家门口才回过神。

小周坐在驾驶座上,小声嘀咕道:“你这样子不像是参加婚宴的。”

乔以航下车的动作微微一顿,“那像什么?”

“见丈母娘。”小周道,“而且丈母娘的风评不大好,所以格外担忧的模样。”

乔以航道:“你最近好像很闲?”

小周尽量不让自己的欣喜表现得太明显。毕竟高勤和封亚伦出事,举公司哀痛,放假这种个人的蝇头小利不该看得太重。

“我要小吃街的鸭血粉丝汤,长安街的糯米糍,星巴克的草莓拿破仑,还有好好多超市出的纸巾。”

“前面那三种也就算了,好好多超市出的纸巾很出名吗?”小周目瞪口呆。

“这样才能让你东南西北跑一圈啊。”

小周无语地看着他一脸的坦然,“你不是减肥吗?”

“明天再说。”

“婚宴?”

“还没到时间。”

小周认命了,“也就是说我非去不可。”

“这年头工作不好找啊。”乔以航似真似假地感叹着。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