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婚宴时(上)(1 / 2)

加入书签

服务生愣了下,急忙转身去拦。

他的反应已经算快了,因为张家在本城的影响力,除了一些受邀的大媒体之外,还有很多八卦小媒体混进来,所以他们工作前就被告知必须眼疾手快,耳听八方。

不过他快,张知更快。不等他开口,直接抓起那个白西装男子的胳膊,拽着就往回走。

望着气势汹汹迎面而来的张知,乔以航万千词汇化为一句,“HI……”

“……”张知的脚步猛然顿住,一双隐藏着小火苗的眼睛先是眨了眨,然后狂风暴雨就开始在瞳孔里凝聚,“你不是说穿白西装?”

乔以航睁着眼睛说瞎话道:“出门时弄脏了。”

张知倏地回头。

被他拽得莫名其妙,心中正十分不爽的某白西装男的气势顿时一弱。“你……”

张知甩开手,冷冷道:“你离我那么近干嘛?”

某白西装男:“我……”

“我不认识你。”

“呃……”某白西装男很想说,其实我也不认识你,但张知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很快转头,对乔以航道:“走。”

虽然张知一来就摆了一个大乌龙,但考虑到乌龙的龙头是自己,乔以航便识趣地没有笑出来,而是非常给面子地点头往前走。

张知侧身,面对面地挡在他面前。

乔以航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鼻子,一时没反应过来,开口道:“做什么?”

张知刚才只是下意识地举动,等一团暖暖的热气随着他的声音喷在嘴唇上时,才发现这个姿势就算是两个男人也稍嫌暧昧。他尴尬地撇开头,“我请你吃饭。”

乔以航愣愣地看着他宴会厅大门里那密密麻麻地餐桌,疑惑道:“我知道,我带红包和礼物来了。”他说着,还抬手扬了扬。

“我是说去别的地方吃。”张知趁机挪步,一边将两人的间距拉开,一边扯起他的手腕往电梯的方向走。

乔以航被拉离两三步才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了?”上几天不还开开心心地叨念着让他送礼物送红包的?怎么他人都到门口又变卦了?如果不是知道张知的为人,他几乎要怀疑这是整蛊节目了。

张知头也不回,一个劲儿地往前迈,“一会儿再说。”

乔以航无奈地跟在他身后。反正没有请帖,他也进不去那道门。

电梯门突然向两边拉开,四个身材高大,西装笔挺的男子从里面走出来,顿时将前路堵得严严实实。

张知脚步骤停。

乔以航抬头,认出一半——

EF唱片公司的罗少晨。

还有那张大画报上的主角,张识谦。

张识谦身上的黑西装显然是量身订做的,将他稍显臃肿的身材修饰得恰到好处。他看到张知,眼中惊喜怎么也掩饰不住,“啊,这么早就来了。”

乔以航感到张知握着自己手腕的五指微微一紧。

“……恭喜。”张知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

张识谦走到他们面前,目光仿佛不经意地扫到两人连在一起的手,微笑道:“还迎我呢?先进会场坐着吧?”

张知嘴角动了动,似乎是想拒绝,但这样的场合,又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双方不由僵持在当场。

罗少晨看了看手表,明明白白地传达着不耐烦三个字。

这种情况下,只能由乔以航出来救场,“我们正要找洗手间。”

张识谦终于将目光正大光明地停留在他身上,然后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张知的肩膀道:“这位是……”由于他拍得实在太自然,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直是十分亲昵的兄弟一般,连带张知的紧张感也消除不少,表情恢复淡定,“乔以航。”

张识谦向乔以航伸出手,“真是一表人才。”

乔以航边回以微笑,边将手中的礼物和红包递了过去。“哪里哪里。”说实话,酷帅之类的词听多了,突然听到一表人才,让他有种从一个世界迈到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他这个动作让原本想握手的张识谦变成好像在讨礼物,不由怔忡了下。

乔以航也很快意识过来,立刻握住他的手,轻轻地晃了晃,“恭喜恭喜。”

张识谦忍不住笑出来,“礼物加红包,太隆重了,一会儿一定要多喝几杯。”

罗少晨瞄了一眼,道:“送的比我多,等会宴会厅打包权让给你了。”

“这怎么好意思。”乔以航顿了顿,又调侃道,“幸好我开车来的。”

随着对话的深入,几个人的气氛终于活络起来。

张识谦道:“你们不是去洗手间吗?不过早点回来,我这边事情太多,他们几个又都是只当门面不干活的,还需要你帮衬。”

他身后绑着马尾辫的青年笑骂道:“去!勾搭自家弟弟就勾搭自家弟弟吧,踩着我们算是怎么回事?”

张识谦立刻回头道:“你刚才不是不给开车门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