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婚宴时(中)(1 / 2)

加入书签

出于艺人对狗仔队的本能反应,乔以航几乎在第一时间感受到张复勋投来的目光,扭头看去。

双方视线撞个正着,张复勋一脸冷漠。

尽管他算乔以航的半个老板,但是他对那些高高在上的富豪权贵从来不费心了解,不过能出现在这种场合,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小卖部老板,加之对方本身气势磅礴,一看就来头不小,因此他下意识地回以职业式的微笑。

明星的每个动作每个表情都是受过职业训练的。乔以航出道三年,早已掌握笑容的精髓,所以笑起来的时候不禁看上去真诚,而且十分灿烂。

这种灿烂落在张复勋的眼里自动划分为谄媚轻浮,心里对这个带坏自己儿子的人的印象更加恶劣。

张知见乔以航和张复勋对上视线,心中一惊,急忙拉着乔以航的手主动朝张识谦走去。

张识谦笑道:“你嫂子在房间里换衣服,一会儿就下来。”

张知见他喜气洋洋的模样,纳闷地问道:“你很高兴?”

张识谦愣了下,失笑道:“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怎么会不高兴?”

张知欲言又止。

张识谦似乎想到了什么,别有深意道:“我们家规矩是多了点,但哪有先人为难后人的道理?很多事情光是想是想不通的,需要感受才会明白。”

张知下意识地反驳道:“勉强自己去感受不喜欢的事情?”

“你没有试过怎么会知道自己不适合?”张识谦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似怎么拍也拍不够似的,“你带着墨镜去看世界,怎么看都是灰蒙蒙的,摘下墨镜看,世界就有颜色了。”

张知反驳,“可惜那眼镜长在肉里了。”

张识谦语重心长道:“有时候,该去掉的还是应该去掉啊。”

罗少和乔以航作为围观人群,全程保持缄默。

张识谦见张知面色郁郁,立刻转移话题,对乔以航道:“是否有幸请你上台高歌一曲。”

听到高歌一曲这四个字,乔以航脑海直接闪过“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罗少晨提醒道:“不要唱新歌。”

张识谦转头笑道:“为什么不唱新歌?现场有媒体,还能当宣传。”

“新歌是你弟弟写的。”罗少晨道。

张识谦更加感兴趣道:“那就非新歌不可了。”

张知缓缓道:“一首叫《放开双手让你走》。”

张识谦:“……”

罗少晨道:“一首叫《心碎离别》。”

张识谦看看他,又看看张知,最终将目光落在乔以航身上,“有没有喜气洋洋的?”

罗少晨道:“《要嫁就嫁灰太狼》?”

张识谦纳闷道:“喜气洋洋在哪里?”

罗少晨道:“嫁给大灰狼的那个。”

张识谦:“……”

乔以航终于开口解围道:“我有一首歌叫《为爱你而生》……”

“行。”张识谦一听名字就一口答应。

门口突然响起掌声。

乔以航和张知回头,便看到新娘从在三个伴娘的簇拥下款款而来。

马尾辫男走过来道:“还有半个小时,估计我老爸他们都快到了,我们先下去,你们就在宴会厅门口等着好了。”他说着,见罗少晨的两条腿还是一动不动,便推了他一把道:“还不走?”

罗少晨道:“我四十五分再下去。”

马尾辫男没好气道:“你干脆别下去了。”

“谢了。”罗少晨转身就走,被马尾辫男一把抓住,“哎呀,不就是挨训么?反正逢年过节都要挨一回的,今天就当提前发奖金了。来来来,别害羞,跟哥一起走。”

罗少晨挣扎了下,另一只胳膊很快被另一个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过的方脸伴郎抓住,两人连拖带拽地拉了下去。

新娘走过来,眼睛直盯盯地看着乔以航,惊喜道:“大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