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鸿门宴(上)(1 / 2)

加入书签

主持人声情并茂地在台上手舞足蹈了将近半个小时,话筒终于转移到了新娘父母手中。

新娘父母也是当地富商,经常出入各种名流聚会,因此虽然心情激动,但控制自如,哽咽时轻轻一顿,在座宾客便识趣地抓住时机鼓掌。

乔以航起初还能集中精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注意力越来越分散,直到张复勋夫妇上台,话筒在交接过程中不知被谁拍了一下,他才惊醒过来。

台上灯光的颜色从浅黄慢慢调和成了橘黄,让张复勋和他的夫人看上去更加柔和融洽。

乔以航听到自己桌前的碟子轻敲了下,一低头,眼睛正好捕捉到张知缩回去的筷子。

原本空空的碟子里多了块鸡肉。

“呃。”他扫了眼四周。算起来,这个婚宴绝对是他参加过最正经最有秩序的一个。无论是主持人的发言,还是双方父母的致辞,都没有一个宾客忍不住先动筷子。不管有没有认真听,反正每个人的表情和姿势都十分到位。

相比较别人依然干干净净的空碟子,自己面前的这块鸡肉就异常突兀了。

他盯着又看了会儿,便觉得嘴巴里的唾沫正不断地增加,肉味好似从大脑神经系统慢慢地转移到了味觉上。原本想要夹到张知碟子里的筷子又缓缓放了下来。

“应新郎和新娘的邀请,我们现在隆重有请情歌王子,当今乐坛最闪烁的明星……”张复勋夫妇不知何时已经下台,主持人在和张识谦短暂交流之后,兴奋地朝主桌指过来,“乔以航!”

不等乔以航反应过来,他头顶的一盏灯啪得亮起。

强光从上面照下来,犹如一道闪电,将乔以航面前的那块鸡肉和他那只还没完全松开筷子的手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了所有角度允许的宾客面前。

“……”

乔以航深深地希望,刚才劈下来的是闪电不是灯光。

到底混了三年的娱乐圈,身经百战。他很快收敛情绪,优雅地站起身,在所有人的凝视下,泰然自若地走到台上。

从他角度,正好将偷笑的张知,憋笑的张识谦、新娘,还有一脸漠然的张复勋都收入眼底。

主持人将话筒交到他手上,并在下台前,用另一个话筒道:“请动筷。”

这三个字冒出来的刹那,乔以航差点忍不住将他一脚踹下去。

《为爱你而生》的前奏缓缓响起,但轻盈的钢琴声掩不住庞大的动筷声。他听到自己的肚子正咕噜咕噜地抗议。

“望见世界第一眼,你的脸,看不见,悲鸣不绝是窗外孤雁……”

歌手的本能还是让乔以航在第一时间跟上节奏,用声音和乐曲融汇成一条悦耳的清泉,流淌在宴会厅的每个角落。

专心致志地投入到某件事当中时,身体的某些状况便会被自然而然地忽略掉。

所以乔以航直到唱完歌走下来,饥肠辘辘的感觉才重新翻涌上来。

新郎和新娘已经启程敬酒,六位伴郎伴娘齐齐出动护驾,主桌上顿时只剩下双方的家长、张知……和他。

乔以航从拉开椅子到坐下,都能感到其他几双眼睛都有意无意地打量着他,其中最明显的是张知。他根本就是大咧咧地在他碟子里堆小山。想起刚才的尴尬,乔以航小声道:“都怪你。”

张知筷子一抖,闷头笑。

乔以航也不管他,这顿饭得来不易,先吃再说。他刚拿起筷子,夹住那块被压在最下面的肇事鸡肉,就听张复勋开口道:“唱得不错。”

……

边吃饭边说话显然是很不礼貌的,哪怕只是抓着筷子意图进食。乔以航内心滴着鲜红的血,恋恋不舍地放下筷子,微笑道:“您过奖了。”

张复勋悠悠然道:“出道几年了?”

“三年。”

“最近有什么作品?”

“呃……”尽管这些问题没营养到和方便面没区别,但乔以航还是礼貌地和他一问一答。

张复勋看上去对食物一点都不感兴趣。这点从他问了三分钟仍然不知疲倦便可看出来。“近来有什么好电影么?”

……

他又不是电影院老板,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问他?

乔以航当然不会认为这是对方对自己的青睐,事实上,他隐约感觉到张复勋对他已经不是不满,而是完完全全的敌意。虽然他始终想不出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得罪这位大人物的。

“听说《昨夜》拍得不错。”张知将话接了过去。

“哦?”

乔以航立刻感到张复勋的一把眼刀飞了过来。

“你最近很闲吗?还去看电影?”张复勋不动声色地问,“和谁一起?”

张知道:“您以外的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