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扛重责(中)(1 / 2)

加入书签

罗少晨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洁白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仔细听,还有细微的搬东西声。

张知走到门口,轻轻叩门。

“请进。”是罗少晨的声音。

张知推门而入。

罗少晨正站在书架前将书一本一本地收拾进脚边的大箱子里,“请帮我把门关上。”

张知反手关门,“你一直在等帮你关门的人?”

“你可以理解为我一直在等你。”罗少晨装满了一个箱子,又从书桌底下拖出另一只空箱子来。

张知挑眉道:“看来你为今天提前做了准备。”

罗少晨道:“我总是为任何事提前做准备。”

张知沉默地看着他搬东搬西,等他收拾完两箱书才道:“为什么辞职?”

罗少晨道:“我成立了工作室。”

张知并不感到十分惊讶。事实上,以罗少晨在这一行的地位和人脉,到现在才撇出去单干已经算晚了。“什么时候走?”

“那要看我们什么时候交接完工作。”

“我们?”张知这才吃了一惊。

罗少晨一指桌上的那堆山丘,“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在等你?”

张知目光闪了闪。

罗少晨道:“你是音乐、副总监,我走之后,把工作交接给你需要犹豫么?”

“但我没有收到加薪通知。”张知道。

罗少晨愣了下,随即眯起眼睛道:“嗯。现在是个开条件的好机会。”

即使要交接工作,当然也不能在办公室被搬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何况罗少晨在这里扎根这么多年,要交接的东西岂止一点两点。两人商定明天一早再进来交接。

确定走廊那头的电梯把张知带走后,罗少晨取出手机拨通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下就被接起,显然对方正守在电话机旁。

“他接受了。”罗少晨的开场白就让对方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唔。很好。”

罗少晨道:“我应该感谢你终于把我的辞呈批下来,还是感谢他创造了你点头的机会。”

张复勋在那头得意道:“你当初不该承诺愿意等我不需要你的时候再走。”

罗少晨道:“我以为你会尽早培养接班人的。”

“识谦本来是很好的。”张复勋口气中带着微微的遗憾。比起桀骜不驯的张知,显然张识谦更符合他心目中接班人的形象。

罗少晨知道这是他心中难以平复的遗憾,不禁宽慰道:“在我看来,也许张知更适合。”

张复勋道:“看看吧。如果他能扛下这一次的话。”

罗少晨微笑道:“无论如何,我都很感激他。”

“很好。他总算没有丢到你这一条人脉。”张复勋顿了顿道,“你真的决定自己创建工作室?”

“如果不是为了在你的公司了赚取创业的第一桶金,我刚出来的时候就会选择单干。”罗少晨直言不讳。

“你叔叔会很失望。”

罗少晨道:“有挫折才能有进步。永远一帆风顺很容易磨灭一个人的斗志。”

张复勋道:“我有点理解,你为什么说张知更适合了。”

罗少晨笑而不语。

“对了,张知和乔以航的事情你进行得如何了?”除了张知的事业之外,张复勋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罗少晨愣了愣。因为搜遍他的记忆,他都想不起张复勋什么时候让他进行张知和乔以航的事情。但张复勋不是信口开河的人,而这句话听上却也实在不像是一个玩笑。他试探道:“专辑已经录制完毕。”

“嗯,很好。我希望他们接下来都没什么接触机会。”张复勋顿了顿道,“听说乔以航和EF的合同快到期了,争取让他签到你的旗下吧。”

罗少晨隐约猜到张复勋“曾”让他做过什么事。他反应极快道:“乔以航是如今歌坛最有前途的歌手。我当然会全力以赴争取到他。”

“那就好。”张复勋对他显然信心十足,“在这件事上,我不介意让张知摔个跟斗。”

挂下电话,罗少晨皱着眉头回忆最近张复勋和自己的几次谈话。但任凭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张复勋什么时候让他帮过这样一个忙。

“难道他记错了?”他最后只能归咎于这个原因。因为无论怎么看,刚过而立之年的自己都比年近花甲的他可靠得多。

罗少晨又埋头收拾了会儿,突然很不爽地停下手,拿出手机按下一个短号,“你在哪里?”

助理一边悠闲地喝咖啡一边回答道:“咖啡厅。”

“……现在是上班时间。”

助理有点懵,“不是你让我找个地方呆着,别出来吗?”

“你呆得太久了。”罗少晨挂下电话,望着书架上还剩下一大半的书,决定将它们留给还在上班期间的助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