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扛重责(下)(1 / 2)

加入书签

“呃,只是暂住在我家的房客。”他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

连觉修道:“他也是明星?”他最近一直呆在美国,所以对国内娱乐圈的最新资料掌握的不是很全面。

高勤介绍道:“张复勋的儿子,张复满的侄子。”

连觉修皱了皱眉,“他长得像他爸还是像他叔叔?”

乔以航呆道:“有什么关系?”

高勤解释道:“以他的品味相比较而言,他更喜欢张复满这一类型的。”

乔以航道:“他……都不像。”

高勤补充,“他是混血儿。”

连觉修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兴致勃勃道:“电话号码。”

乔以航囧囧地拒绝道:“这个时间他可能还没有下班。”

连觉修看向高勤。

高勤虽然在开车的,但愣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头也不回道:“他在EF唱片公司工作。”

“我们去接他下班。”连觉修喜滋滋地将手往左边一指,“走这条路。”

高勤下意识地将方向盘随着他的手指一转,随即叫道:“糟。”

乔以航眼睛猛然瞪大,“这里禁止左转。”

连觉修拍胸脯道:“罚款我出。”

“不止是罚款的问题。”高勤望着站在路边朝他比手势的交警,皱了皱眉。

车窗拉下。

交警望着车里面正襟危坐的三个人,淡淡道:“今天人这么齐?”

连觉修干咳一声道:“好久不见。”

交警道:“驾照在美国吊销了?”

连觉修张了张嘴,看向高勤。

高勤面不改色道:“他说想见见你。”

交警想了想道:“告诉他,还是别见了。”

领外罚单,高勤直接丢给连觉修,然后死压着六十码的车速警戒线,绝尘而去。

一直开到EF公司大厦楼下,车里都保持着极度的安静。

连觉修憋不住开口道:“不就是一张罚单嘛。为什么搞得期末考试不及格似的?”

高勤道:“因为它们都要交钱。”

乔以航追加一句道:“而且罚单多了,也要补考。”

连觉修急忙转移话题道:“快打电话给张知啊。”

乔以航磨磨蹭蹭地摸出那只穷手机。说起来,这么久了,他居然一次都没有把张知的号码输入自己原来那只手机中,而是一直这样两只一起使用。最难得的是,两只的电板每次都是一起用光,一起冲,谁也不会忘记谁,落下谁。

他拨下号码,张知很快接起。

“呃,”听到张知的声音清晰得从手机那头传来,乔以航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睛朝高勤和连觉修的椅背一转,定了定神道,“吃饭吗?”

“吃。”张知想也不想地回答,“你要请客?”

“呃,不是我。是连觉修大导演。”高勤和连觉修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插话,但是他们营造出来的无声氛围总让他感觉自己正在被窥探,连带遣词用句也正式起来,“他刚回来,所以为自己接风。”

“……我怎么这么可怜?”连觉修小声抗议,眼睛盯着高勤。本来嘛,自己大老远从美国回来,应该是高勤他们尽地主之谊,给他接风才是,怎么变成他掏钱请客?

高勤对乔以航道:“说重点。”

乔以航从善如流,直接问道:“你来吗?”

张知沉默须臾,道:“连觉修是那个同性恋导演吗?”

“呃。”乔以航用迟疑回答。

“哪里吃饭?”张知很快问道。

“我们就在EF楼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