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谈一谈(上)(1 / 2)

加入书签

为了让连觉修掏钱,高勤事先就订好了包厢。

包厢是圆弧形的,放在中间的圆桌大概能坐下二十个人呃不显拥挤。

乔以航等人坐下之后,看着其他人无语。

四个人坐在四个方向,看着彼此的时候不像是一起过来吃饭,倒像是过来谈判。

连觉修扬眉道:“你准备点多少菜?”

高勤道:“不多。直接让他们把正本菜单都勾上。”

连觉修:“……”

“我只是把应该得的婚宴吃回来。”高勤面无表情道。

连觉修干笑着解释道:“我们是旅行结婚的。”

高勤道:“你勒索红包的时候可没这么说。”

“说了你还会送吗?”

“不会。”高勤斩钉截铁。

张知听他们谈得正欢,心里舒了口气。他私心里并不喜欢别的人和乔以航走得太近——不管男女。

连觉修和高勤正互相调侃得欢,倒没有注意到他这点小小的心思,反问道:“你和亚伦准备什么时候搞?”

高勤面不改色道:“我们一直在搞。”

连觉修额头挂下三条黑线,“我是指婚礼。”

高勤睨着他道:“你急着送红包?”

连觉修嘿嘿坏笑道:“不,我是想赖红包。”

高勤道:“那就没有搞的必要了。”他顿了顿道,“亚伦有贾志清没有的安全感,所以结不结婚没什么区别。”

连觉修语塞。比起洁身自好的高勤,他的过去记录的确辉煌了许多。

张知彻底放心。听他们的对话,高勤和连觉修都是有固定伴侣,那么乔以航的危险系数就很低了。

连觉修突然转头看向乔以航,“你们呢?”

乔以航一怔,“我们?”

连觉修道:“娱乐圈虽然没什么隐私,但行业对这种关系还是比较宽容的。”

高勤别有深意道:“你想太多了。大乔和张知只是好朋友而已。”

张知面色一黑,心头莫名地生起一把火来。“只是好朋友而已”七个字就好像一道分水岭,在他和乔以航之间横亘出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又像一张告示,白纸黑字地警告他们不要越过这道界限。

他这个年纪本来就充满着逆反心理。高勤的这七个字让他在原地踏步的踌躇小火苗上浇了一桶大大的油。他凝视着乔以航的侧脸,似乎在等着他的反驳。

——尽管他的理智还没有想到乔以航反驳的理由。

乔以航颇不自然地加重语气道:“嗯,很好的朋友。”

张知胸口的火刷得窜到眼底。

连觉修挑了挑眉,嘴角悄悄翘起,又悄悄抿平,状若无心地顾左右道:“怎么还没上菜。”

高勤的手指在桌上一敲,“因为还没有点菜。”

他的话音刚落,服务员就端着慢慢地冷菜上来了。

连觉修愕然道:“这是什么?送错了?”

高勤眼睛下意识地看向服务员身后的门。

服务员微笑道:“是颜先生点的菜。”

连觉修看向高勤,“你认识一名姓颜的先生吗?”

高勤点头道:“认识。姓颜,英文名叫妻管。”

正说着,颜夙昂、封亚伦和曾白就鱼贯而入。颜夙昂闻言微微一笑,“我一直都知道你管教有方,把封亚伦管得服服帖帖的。”

高勤不动声色,只是用眼睛无声地扫了站在颜夙昂身后的封亚伦一眼。

封亚伦笑道:“我不接受挑拨。”

高勤笑了,但他的笑容没坚持多久。

“但我接受批评,并考虑改进措施。”封亚伦特地回头问了一就,“对吧?小白?”

曾白大眼睛眨了眨,虽然他没有搞清楚他们的对话内容,但还是回答道:“嗯。初中课本上有写,要勇于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

封亚伦还要说什么,就见颜夙昂不着痕迹地将曾白搂到一旁分派座位,话题只好打住。

因为突然加入他们三个人,张知酝酿的怒火不得不暂时按捺下来。不过人多也是有人多的好处的,座位要重新安排。四个人中间空荡荡的距离终于被缩小了些。

高勤、封亚伦、小白、颜夙昂、连觉修、乔以航、张知,绕成一圈。

对于这个安排,张知还是有几分不满的。如果可以的话,他倒宁可乔以航的另一边是曾白。因为在场所有人中,就曾白看上去杀伤力最小,最乖巧。

而这个不满很快得到进一步提升。

因为贾志清不在而落单的连觉修不但没有半分不适,反而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乔以航身上。一会儿夹个菜,一会儿舀碗汤。张知几次想□□去,都因为乔以航的碟子太满而没有地方下筷。

乔以航坐在两人中间,感觉着张知那边的气压越来越低,心中叫苦不迭。最要命的是,这种时候他除了说谢谢之外,根本没法说其他的词。连觉修毕竟是下部电影的导演,而且他表现得纯属一片好心。至于张知……他相信他要敢说别再夹了,他绝对会翻桌子。

按理说这种类似于争风吃醋的场面,应该是两个美女坐在他身边。而现在一边连觉修,一边张知,让他怎么想觉得怎么别扭。最别扭的是,他觉得性别错乱的不是连觉修和张知,而是自己。要他是个风情万种的美女,那么画面会和谐得多。

他睁大眼睛想向高勤求助。

奈何高勤此刻眼中只有封亚伦。他们两人的世界与世隔绝,他的眼光不能渗入半寸。

倒是曾白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问道:“你想吃虾?”

高勤面前那盘正好是虾。

曾白很热心地帮他转着转盘,“转盘就是用来转的。”

乔以航无语地看着虾慢慢移到了自己的面前,出于对曾白一片好心的尊重,他还是拿起了筷子,但比他更快的是连觉修和张知。

连觉修一手拿筷,一手拿勺,一拨就拨了四只。

张知用筷子怎么夹也只能夹起两只,看着连觉修略显得意的眼神,他二话不说,将整盘虾拿起,放到自己和乔以航位置之间的空隙处,淡然道:“慢慢吃。”

“……”乔以航的筷子在半空中顿了半晌,然后放进嘴巴里,无语地含着。

原本应该是欢声笑语满座的一顿饭因为连觉修和张知怪异的竞争而变得十分诡谲。

颜夙昂本着看戏管看戏,收场别人去的原则,等曾白放下筷子,立刻就找了个猪肉铺很忙的借口远遁。

连觉修不解道:“猪肉铺不是晚上八点就关门了吗?”

高勤意味深长道:“猪肉铺只是一个场所,可以根据人的不同需求而提供其他服务。”他看着张知猛然涨红的脸,微微地眯了眯眼睛。思想是平时积累的体现,能够这么快联想到脸红那方面去,可见平时积累的东西也很容易让人脸红。

封亚伦道:“时间不早,我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高勤朝连觉修投了个询问的眼神。

连觉修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道:“我去买单。”

张知和乔以航这顿饭都吃得很不是滋味,巴不得早点散场,闻言都是一副终于怎么样了的表情。

等连觉修付完帐,一群走到楼下,乔以航立即提出准备自己打的回家。

高勤眼睛突然朝某个方向一瞄,“我送你们回去。”

封亚伦会意道:“有狗仔队?”

乔以航对狗仔队这三个字最是敏感,尤其是和张知同居之后。要是给狗仔队拍到,自己的一世英名铁定毁得一塌糊涂。“要不我一个人回去?”

张知抿了抿唇。他虽然不高兴,但还没有幼稚任性到反对的地步。

连觉修向高勤和封亚伦一努下巴道:“你们俩要不要也分开走?”

封亚伦笑道:“无所谓。反正都心知肚明了。”其实他和高勤曝光后,他曾劝过高勤不必再做补救的。反正他现在已经是半退隐的状态,就算全退隐也无所谓。相比娱乐圈的演艺事业,他现在更热衷于打球、钓鱼、种花这些休闲活动上。而高勤,他从来不担心他扛不住。

高勤挥手道:“都上车,上车再说。”

乔以航闻言也只能照做。

最终,一行五个人都挤在了高勤那辆车上。

前面高勤和封亚伦,后座张知乔以航连觉修。

气氛仿佛又回到了饭桌那一会儿。

高勤开始把车开得很慢,在一个红绿灯转弯之后,速度突然蹭蹭蹭地飚上去了。

乔以航忍不住提醒道:“前面是那个交警的管辖范围。”

封亚伦纳闷道:“哪个交警?”他曾经因酒后驾驶被拘留过,之后开车一直都很小心谨慎,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和那位传说中的交警正面交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