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谈一谈(下)(1 / 2)

加入书签

蛋炒饭上桌,米粒微黄,夹杂着咸蛋碎和雪菜。

“独家专利。”张知将勺子递给他,“试试看。”

乔以航迟疑着尝了一下口。没有想象中的咸掉牙或甜掉牙的事情发生,味道很鲜美。

“怎么样?”张知眨着眼睛,一脸期待。

“好吃。”乔以航给予正面评价。看来昨晚的谈一谈很有用,早知道就早点谈了。

张知露出满足地笑容,“那多吃点,锅里还有。”

“哦,不行。这个太油了。”乔以航道,“我要减肥。吃两勺就够了。”他说着,又勺了一小口放进嘴巴里,然后放下勺子道,“谢谢。”昨天连觉修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从他的眼神就能看出他的失望。《黑白之间》即将开拍,就算是临时抱佛脚也要抱一抱吧。

张知:“……”

乔以航见他一脸的郁闷,声音放柔道:“真的很好吃。”

张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改行?”

“啊?”

“换份稳定点的工作,或者,干脆住在家里当家庭煮夫?”

乔以航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他。

张知表情很认真。

“你在鼓励我去找个人包养吗?”乔以航囧囧地道。

张知正想毛遂自荐,但话到嘴巴有咽了回去,用张识谦教的迂回政策问道:“你理想中的另一半是怎么样的?”

“啊?”这是乔以航今天早上第三次呆住。不得不说,张知今早的表现实在是太古怪了,好像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无声无息地发生过,并导致了现在的后果。

这种感觉真是该死的不好!

张知舔了舔嘴唇道:“不要太具体。光说条件就行了。”太具体的他已经知道了——张佳佳嘛。这件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乔以航突然低头看了看手表,“我要走了,快迟到了。”

“我送你去。”张知飞快地将蛋炒饭和勺子拿回厨房,然后出来道:“路上再告诉我答案。”

乔以航:“……”

坐在张知的车里,乔以航失神地想,如果张知学习成绩再好一点,凭着他不屈不挠刨根问底的研究精神,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

“比如性格,你喜欢怎么样的性格?”张知边开车边竖起耳朵。

乔以航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好相处一点的。”反正不是采访,只是朋友之间的闲聊,那么随便扯一点也没什么关系。

“好相处?”张知立刻检讨自己昨天的态度。本来嘛,连觉修发花痴那是他家的事,迁怒是不对的。他检讨得十分深刻,然后亡羊补牢地表白道:“其实我脾气很好。”

乔以航一愣。

张知自顾自地接下去道:“昨天是小小的意外。”

“哦。”乔以航皱了皱眉。为什么他觉得这句话出现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让他感到十分的别扭?

“还有呢?”张知继续追问。

“修养好,气质佳,谈吐斯文有礼。”乔以航说完,眼睛下意识地关注着张知的表情。

张知一心沉浸在他的条件中。

修养和气质不用提。这点有绝对的自信。至于谈吐斯文有礼,他想他大多数时候都是的。所以,按照六十分及格的标准,他应该是相当附和的。

他催促,“继续。”

乔以航忍不住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张知眼睛往旁边斜了一眼,含糊道:“听听你的条件,万一遇到合适的可以帮你介绍。”

乔以航道:“你什么时候改行拉皮条?”

“……就当我好奇不行?”张知的口气便差。

“行。”乔以航气势下跌。

张知惊醒,自己刚才的态度好像和乔以航的理想南辕北辙,立刻干咳一声,放缓语调道:“我们是好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乔以航托着下巴想了想,突然击掌道:“你最近是不是手头紧?”

这下轮到张知莫名其妙了。

“所以想延迟交房租?”乔以航越想越有可能。蛋炒饭是谄媚,而问什么理想中的对象,说什么以后可以介绍之类的也是谄媚。他唯一能让对方谄媚的也就是房租了。

乔以航不知道这算是幸还是不幸。

“不是!”张知硬声打断。明明是很温和的气氛,为什么他总能想到别的方向去?!

乔以航皱眉道:“那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说过了,帮你介绍另一半。”

“我现在很滞销吗?”他好歹也是当□□星吧?就算天王前面还有一个小字,但人气在现今娱乐圈来说也不是盖的。应该还没沦落到连个老婆都找不到的地步吧?乔以航努力回想,自己究竟做过什么让张知有这种误解。

“你能马上找到一个爱你爱一辈子的人吗?”张知问。

乔以航愣住。

不提马上两个字,光“爱你爱一辈子”这个条件,除了时日所剩无几,可以掰着手指算的人以外,谁能拍着胸脯保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