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白热化(上)(1 / 2)

加入书签

马瑞是踩着点来的,身上还穿着一件非常修身的深色西装,将他的身材修饰得相当……凹凸有致。

乔以航和小周的屁股同时向前滑了一点,好让身体往后靠,脑袋低于水平线。

马瑞并没有急着坐下来,而是站在位置上,来回扫视众人好几圈。

沈慎元小声道:“马总是在数人头吗?”

乔以航和小周的脑袋又往下低了点。

沈慎元道:“为什么不用点名的方式呢?”

乔以航和小周齐齐怒视他。

幸好马瑞看了几圈之后,什么都没说地坐下了。

小周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郁闷道:“高董为什么来啊?”

最近马瑞和高勤不和在公司里已经不是秘密了。乔以航和小周作为公认的高勤铁杆在这种会议上很可能会被殃及。

乔以航道:“也许高董在找公司总电闸。”

很多电影里,主角破坏会议宴会什么的,都是靠关掉电闸完成的。

小周嘀咕道:“要不我打个电话告诉他?”

“请在座各位将手机关掉。”马瑞发话了,“我不想在我说话的过程中,听到任何铃声。”

他话音刚落,乔以航裤袋里的手机就猛然响起。不用掏出手机他也知道打电话来的是张知,因为那只是他专用的穷手机。眼见所有人的目光瞟过来,他想也不想地将手伸进裤袋,然后死死地按住关机键。

铃声戛然而止。

马瑞别有深意的目光在这里凝视许久,久到乔以航后背开始渗汗,他才慢吞吞道:“让我们闭上眼睛冥想三分钟。”

……

马瑞该不会是准备等他们闭上眼睛,就冲过来揍他吧?乔以航将眼睛眯成一条缝,偷偷地注视着马瑞的一举一动。只见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叠纸,专心致志地看着。

“他在背稿子。”沈慎元的声音含在嘴巴里,模模糊糊。

乔以航恍然。以前高勤发言从来不用任何稿子,想必马瑞是不想输给他,所以才精心准备。

——不过现在才挤出三分钟,会不会太临时抱佛脚了?

三分钟转眼即逝。

听马瑞接下来的脱稿演讲,乔以航不得不承认,佛脚不愧是佛脚,就算是临时抱一抱也总会有点成效。

鼓掌声三不五时地响起。

小周纳闷道:“上半年的业绩只是普普通通,有什么好鼓掌的?”

“因为鼓掌能提神。”乔以航边说边努力撑起双眼皮。

会议最后在所有人死都不肯停下来让马瑞继续说话的和谐气氛中结束。马瑞心满意足地回办公室。其实在高勤来伊玛特之前,这些关键时刻的讲话都是他亲力亲为的,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宝刀未老。

办公室里,高勤正坐在他的位置上看着他的电脑。

“你怎么在这里?”马瑞愣了愣。

高勤道:“你演讲得不错。”

马瑞看到他电脑屏幕上所显示的正是会议室,可见高勤早在会议室里安装了摄像头,以便看现场直播。

“口音很体现你的家乡特色。”高勤缓缓接下去。

马瑞嘴角抽了抽,“你办公室电脑吐血身亡了?来我办公室做什么?”

高勤站起身道:“为了第一个庆贺你演讲成功。”他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塑料小青蛙放在桌子上,“虽然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个。”

“……”马瑞觉得自己应该反驳点什么,但直到高勤从外面关上门,他都还没有组织好语句。

不过……

他们这样算是和解了?

马瑞伸手拿起青蛙,有点得意地撇了撇嘴角。

马瑞开的是全体总结和动员大会。紧接下来,还有无数个小会要参加。

乔以航连开了两场根本不知道主题是什么的会后,干脆找了个休息间睡觉。等他一觉醒来,外面天色已经暗了,还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他一个翻身坐起,随手掏出手机。

穷手机依然关着机。

乔以航猛然响起开会时张知打过来一个电话,连忙开机回过去。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那头传来的是全国人民都熟悉的亲切女声。

乔以航皱了皱眉。

该不会是他挂了他的电话,所以生气关机了吧?

他很快否定。

男人不会这么小气的。

……

不过他才十九岁。

乔以航起身出门。

伊玛特走廊冷冷清清的。由于今天大雨,所以马瑞特地批准员工提早下班。

乔以航打电话给小周,“我要用车。”

“回家?”小周刚和NCC电视台确认完下个星期的综艺行程,也还留在公司。

“不。”乔以航道,“去EF公司。”

小周吃惊道:“有什么事情漏了?”她迅速翻开记事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