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纠结中(上)(1 / 2)

加入书签

游泳实在是减压良方。

尤其偌大一个游泳池,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乔以航整个人浸在水里。

水温贴着肌肤,从最初的清凉渐渐变得温暖。静止的水流好似一个巨大的果冻,无处不在地将他团团裹住。烦躁了一夜又一上午的思绪终于平静下来。

昨夜一幕幕从脑海中走马灯般的闪过。

走出当时震惊的心情,张知每个细微的表情都清晰地从脑海中翻腾出来。

期待,期待,失落,失落……

“噢。”他猛地从水里抬起头。

晶亮的水花向四方散开,水面荡漾,犹如乔以航此刻的心湖。

他抹了把脸,抬起头。

游泳池是露天的,金灿灿的阳光照耀着水波,一粼粼的金色好似无数条金色鲤鱼在池中穿梭。

昨夜明明下了场大雨,今天却了无痕迹。

乔以航心头动了动,隐隐抓住了什么,但很快又滑了开去。望着水波越来越小的池面,他只觉得心头空荡荡的,心莫名地吊在半空,找不到落脚地,忽然很想发脾气。

……

他发泄似的扎头进水里,双腿奋力在池壁一蹬,人顿时如箭鱼般射了出去。

《林当家》主持人就叫林当,这个节目名原本的意思是林当的家,希望所有来此做客的嘉宾能够感受到宾至如归的氛围。但节目名气传开之后,更多人将它理解为林、当家。不管前辈后辈见了他都是一口一个当家的。

所以随着节目时间越做越长,名气越来越大,他的地位水涨船高。虽然还比不上萧福平、黎默这样德高望重的老者,也比不上在综艺圈如日中天的一哥钟尧,但自他之上,也就这么屈指可数的几位了。这点从他能够请动张复满这样在演艺圈翻云覆雨的大老板就可以看出来。

不过大牌归大牌,对于今天还是有点紧张。

一来是张复满的出席。能请这种人物来做节目当然是幸事,但要是不小心在节目里把他给得罪了,那么幸事很快就会变成祸事。

二来是陆万鹏和乔以航的联袂出席。这两人的恩恩怨怨都是光天化日之下摆着的。两人的比赛他看了,说心里话,不是不同情陆万鹏的。一个二愣子闯娱乐圈,分明就是被张复满当枪使,被其他人当猴子耍。要不是他用的真正实力留住了一部分的听众,林当打赌,在那场比赛输了之后,张复满一定会将陆万鹏弃之如敝屣。当然,今天张复满肯带着他上节目,也说明他的前途还是不可限量的。林当现在唯一祈祷的是,陆万鹏在张复满的带领和调|教下,情商和智商能够拔高一个档次。

“你在想什么?”陈飞从他身后拍了下他的肩膀。

林当回神道:“张复满、乔以航他们到了吗?我去打个招呼。”

“嗯。到了,去吧。”陈飞拍拍他的肩膀,心里感慨:能够和专业主持人搭档真是好啊。不像当年那个……

那段往事已经成了他胸口结疤的旧伤。虽然往事如烟,但这缕烟被他缩在这道伤疤里,时不时地会冒到他的脑海萦绕一圈。

乔以航坐在化妆室里。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被粉饰在厚厚的粉饼之下,略显浮肿的双眼皮也被眼线勾勒得精神奕奕。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看不出他内在疲惫得快要睡着了。

门被敲了两下,林当侧近半个身子来。

明明四肢和心都疲倦得要命,但在娱乐圈三年养成的职业习惯还是让他反射性地站起来,微笑着打招呼。

主持人和嘉宾在上节目前打招呼是惯例。一来可以增进彼此的了解,消除隔膜,二来有什么桥段都可以在事先套好说辞。这样主持人才知道怎么把握节目的节奏,什么时候可以插入几个趣味话题。

所以大多数的主持人在随机应变和察言观色上都相当厉害。尽管乔以航化了妆,但林当一眼就看出他掩藏在妆容下的倦意,笑道:“最近你的通告很多啊。我这个节目要一直做到晚上,辛苦了。”

乔以航强忍住打哈欠的冲动,含笑道:“哪里哪里。我很久以前就想来节目了,但一直都没有机会。”

两人又寒暄了半天,林当才直入主题道:“到时候问及你和张佳佳的事情,可以吗?”

“当然可以。”乔以航想也不想地回答。事实上,他和张佳佳也的确没什么可说的。

“那么,随便哪段绯闻都可以?”林当又确认了下。

乔以航目光微闪,犹豫了不到一秒时间——从林当的角度看,他完全是立刻回答的,“当然。”

“那就好。”林当微笑着,似乎别有深意。

“欢迎当家来参加……林林林,当当得儿当的家!林当家!”

林当兴奋自我鼓掌,“今天的嘉宾非常厉害,全都是抖抖脚,江湖摇三摇的大人物。让我们先来介绍,当今娱乐圈大佬中的帅哥,帅哥中的大佬的张复满!”

张复满长得不差,观众缘也不差。而且他个人还有粉丝团,虽然为数不多,但足够把马瑞给比到墙角蹲着去。

“张复满是大佬中的帅哥,而这位就是帅哥中的大帅哥,帅绝人寰,乔以航!”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尖叫声。

乔以航微笑着和现场观众打招呼。

“乔大帅的人气果然不容小觑。好,接下来的这位,也许他不够帅,但他很MAN。也许他还是新人,但他粉丝成万上千。”林当手臂一挥,“让我们一起来欢迎神级唱将陆万鹏。”

鼓掌声热烈,但没有尖叫。

林当家又陆续介绍了其他几位参与嘉宾。但是其他嘉宾本身和观众们都知道,他们这次是来陪太子读书的。今天的经典好戏绝对聚集在前面这三个人身上。

“今天的主题是爱与被爱,在座几位被爱是肯定的,所以我想大家一定都很好奇你们的爱是怎么样的。”林当看着张复满笑道,“张大哥先请。”

张复满淡然一笑道:“我的感情世界很枯燥的。”

观众嘘声一片。

张复满似乎也觉得这句话说得有点虚,接下去道:“的确很枯燥。在我这个年纪与其说爱情,倒不如说契合。”

“那您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结婚呢?”一个男嘉宾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观众大笑。

张复满笑着反击道:“因为你太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