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都很忙(上)(1 / 2)

加入书签

一直到吃完饭回家,张知都没有再提起那件事。

乔以航自然乐得装傻。

回到大楼,张知让乔以航先上楼,自己去车库停车。不过他停好车之后,并没有马上上楼,而是打开后备箱,拿出一束三十朵的红玫瑰花来。

玫瑰花瓣上还有清水点点,显然是在去火锅店之前才准备的。

由于生日那晚遭遇挫败,张知不得不再度求助于张识谦。

而不断延长蜜月归期的张识谦对于自己爱情顾问的身份也越来越驾轻就熟。尤其是张知几次向他抛出求助信号之后,他就和老婆一起,就张知和乔以航目前的情况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探讨之后,他们给出如下的八字真言——

富国强兵,徐徐图之。

张知听后思索了很久,终于问道:“找人抢回来吗?”

张识谦悲叹。卖弄这种事情,一定要找对对象才可以,不然完全是对牛弹琴。他不得不从双方最基础的心理开始给他分析。

首先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能总是从自己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乔以航是艺人,所以在考虑两人未来的时候也必须将他的职业考虑进去。首先,太早曝光是绝对不可行的。看看颜夙昂,再看看连觉修,哪个都是在具有一定地位和基础之后,才敢这样横着来。而乔以航和张知两个人就算加起来,也远远不够这样的地位。尤其是张知,他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张氏集团太子的基础上,一旦张复勋因为这件事而迁怒,那么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随时都会成为镜花水月。所以,努力巩固自己的地位,建立自己的事业才是两人未来最坚实的保障。

其次,乔以航毕竟是成年男子,而且混迹娱乐圈这么久,思考问题的方式肯定会比一般人更加谨慎。所以太过紧迫的攻势只会引起对方的反弹。

最后,以张识谦的角度看,乔以航对张知某些行为称得上是纵容了。至少就他自己而言,如果有一个男人强吻自己,那么绝对不是教训几句,说一通狠话能够了解的。起码狠狠地揍一顿对方才能算数。

这样一对比,张知的前途总体来说还是相当光明的。

张知现在对张识谦的话可以说得上是言听计从。不但更加投入到工作中去,连向来讨厌的综艺节目也为了知名度和圈中人际关系而硬着头皮上了。当然,在综艺节目遇到乔以航绝对是意外之喜。

电梯叮得一声,门向两边打开。

张知回过神,握着玫瑰花的手心微微渗出汗水。

生日那天的经历对他来说还是残留了些许阴影,以至于习惯性地想付出,却害怕对方的回馈。因为他知道,现在收到的回馈离正面还太远。

拿出钥匙打开门,客厅只亮着顶部四周的蓝色荧光灯。张知脱掉鞋,蹑手蹑脚地朝乔以航卧室走去。

乔以航正好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看到他愣了愣,原本放松的身体刹那紧绷起来,“回来了?”

“嗯。”张知将玫瑰花束从身后拿出来,微笑着递给他道,“送给你。”

乔以航下意识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中。

以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被另外一个男人送玫瑰花……而且还是红色的玫瑰花,怎么看都觉得很诡异。

“点缀房间很漂亮的。”张知将花往前送了送。

这句话显然是台阶了。

乔以航顺着台阶下来,接过花,强笑道:“的确。我最近也觉得房间有些单调,但想来想去不知道买什么,现在看来,就是缺这么一束花啊。”

他正说着,张知突然凑过来,对着他的脸轻轻一吻,“晚安。”

“……”乔以航彻底僵住。

他的确不想和张知将关系弄僵,但如果不弄僵的前提是天天忍受这样的骚扰……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乔以航深吸了口气,转身回房,关上门。

自从屋里多了房客之后,他就养成了经常关卧室门的好习惯。

他将玫瑰花放在地上,百无聊赖地数着。

事实上,他家里并没有装花的花瓶。他一直很奇怪,为什么电视里那些主角收到花之后,总能找到一个体形相配的花瓶来装。他认为,大多数人最多只能找到一个刚刚喝完,还没来得及去丢的易拉罐。

门被敲了两下。

乔以航身体站得笔直。

张知推开门,“我来洗澡。”

“请。”乔以航边微笑,边懊恼地想,早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变成房东,就不把另外那间洗手间改建成储藏室了。

张知进浴室之后,乔以航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根据浴室里传出的声音而想象出很多旖旎的画面……

他赶紧转移阵地去了书房。

打开电脑,乔以航手指竟然没有点游戏的冲动。

当初为游戏而疯狂的劲头似乎过去了。不过也是,那时候他是单纯的小舟,进游戏能释放自己的压力。如今他进了游戏,也能遇到两个知道他是乔以航的人,自然没了那种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乐趣。说起来,变成人妖的也未必都是骗子,有不少人或许只是想尝试着成为另外一个人而已。

乔以航没有点游戏,而是鬼使神差地点开了网页,在搜索栏里输入了红玫瑰三个字。

等他反应过来时,搜索栏的结果出来了。

本着不点白不点,点了也没人看见的原则,他挑了一个结果点击进去——

……

三十朵红玫瑰,请接受我的爱。

……

乔以航脑海不期然地冒出张知在《林当家》的那句话——初级阶段。

所以他现在是在为达成初级阶段的目标而努力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