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光明路(中)(1 / 2)

加入书签

“他是大湖又是大洋?所以,从头到尾他都知道你的身份?”

“陪你姐?你倒是接得挺顺口。”

张知和乔以航同时开口,然后对着彼此干瞪眼。

人平时很少注意自己什么时候眨眼睛,每次间隔多少秒,但真的瞪眼睛的时候才会知道不眨眼睛很快就会酸涩,隐隐有眼泪在凝聚。

张知先败下阵来,“他叫你姐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反驳?”

“他不一样。”乔以航随口说完,发现张知表情越发危险,顿时心底咯噔了一下。

当爱情不确定的时候,最怕听到对方口中说其他人是特别的。尤其像张知这样本身就很缺乏安全感的人。

张知当即感到一股怒气直冲头顶,恨不得将已经走远的沈慎元拖回来揍一顿。

乔以航蹦出一句,“他是小孩。”

张知向前走了两步,占着站立的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小孩?”

乔以航觉得他这句话似乎问得另有乾坤,但脑袋一直也没有转过弯来,只是敷衍地点点头。

张知的脸瞬间拉长了,“那我在你眼里是什么?”

他原本还为着乔以航越来越不抗拒他亲吻接近的事情而沾沾自喜,但现在往深了一想,说不定乔以航压根把他当小孩的一时兴起,所以才由着他。

“你?”乔以航回过味来。

张知又向前挪了几厘米,单腿跪在床上,毫不掩饰眼中火辣辣的目光,“我在你眼里算什么?”

乔以航不舒服地挪了挪屁股,故作轻松道:“朋友呗。”

“朋友?这种朋友?”张知俯身就准备吻过去,但乔以航对他行为已经有了一定认知,很快用手推开他的头,“别闹了。”

张知猛然朝床上捶了一拳,低骂道:“妈的,谁闹了?”

乔以航低头看着刚好落在他两条腿之间的拳头,暗暗舒出口气。这位置,真是精准啊,要是再往上或是往左往右一点,他可能就要延房了。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能明白我的心?”张知猛然抬头,眼睛因怒火而烧得晶亮。

乔以航心头犯堵,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头怎么想的,总是下不去嘴对他狠狠拒绝。总之看着他此时此刻的模样,他心里有一块地方软得一塌糊涂。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让这地方露出来,只能戴上不耐烦的面具,皱眉道:“别幼稚。”

“幼稚?”张知声音陡然低沉。眼里的火霎时熄了,化作一片焚烧后的灰烬。

乔以航抬头,想摸额头,但手肘有些僵硬,将一个好好的动作做得像敬礼,“你想过后果吗?”

“后果?”张知精神一振,眼里有死灰复燃的趋势。一个人会想后果就说明他还是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了,而且不是没有去完成的意愿的。

乔以航见他眼睛一会儿亮一会儿暗,也搞不清楚他究竟在想什么,但嘴巴还是按着自己的思路走,“同性恋在国内是不被承认的。”

张知接得飞快,“但也不算犯罪。”早在他有这个意向的时候,就已经查过国内对这件事的态度。

“不算犯罪,但有时候比犯罪更不被人理解。”说到这个问题,乔以航渐渐严肃起来,五年多的米毕竟不是白吃的。“你想过你父母的态度吗?”

张知放下腿,轻轻在床边坐下,“你不用担心我母亲。”他对自己的母亲有足够的了解。她虽然未必赞同,却绝对不会激烈反对。

乔以航抓住他未尽之意,“那你的父亲呢?”

张知皱了皱眉。

父亲的态度不用他说,乔以航在婚宴上应该也看得很明白了。但是他对张复勋的感情仅止于血缘上的认同,接受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但绝对没有到事事必须他的认同才会去做的地步。说实话,要张复勋对这事真反对极了,他说不定坚持得更彻底。

这是一种叛逆的快感。

当然,张知绝对不会把这话说出口,以免乔以航胡思乱想,以为自己利用他来打击自己的父亲。

“你工作的EF唱片公司,是张氏集团旗下的吧?”乔以航直指靶心。

张知心头一动,抬眸看着他。

其实他的眼睛里并没有掺着什么情绪,只是很坦然的目光。但乔以航不知怎的,就觉得心里头不是滋味。

“我们可以瞒着他。”张知缓缓道,“很多明星不是都搞地下情吗?”

乔以航讶异。

他认识的张知似乎不是个会愿意搞地下情的人。他应该是今天谈恋爱,恨不得明天就诏告天下,受所有人欣羡目光。

张知手指在被单上划拉了下,“不然会影响你的事业。”他在这点上很有自知之明。如果他的父亲是普通人,他倒不必这么纠结。但他父亲是张复勋,张氏集团董事长,随便动动手指就可能让在娱乐圈掀起惊涛骇浪。他现在别说保护乔以航,就连自保也是问题,所以只能不得已的妥协。

乔以航喉结动了动。他之前的话是失言了,张知并不是幼稚,也并不是将一切看得太简单,他是深思熟虑的。甚至可能比他想得更远。

“那你……”他慢慢张嘴道,“有没有想过我父母?”

张知哑然。

怎么可能没想过?

雪中跪地,负荆请罪,带人私奔……他想得太多。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都让他翻了个遍,最后还是只能选瞒天过海,走一步算一步。不然如何?带人私奔也要那人同意才行,他现在连他们的儿子都没拿下。

他没说话,乔以航也没说。

有些话点到为止即可,说多了,反倒显得矫情。

张知默默地坐了会儿,眼睛瞟到自己带来的吃食上,“牛排凉了,吃寿司吧。”

他不说还好,一说乔以航倒真有些饿了,顺手将寿司拿过来搁到腿上,“一起吃吧。”

“不了。”张知帮他拉过小桌子,将寿司放在小桌子上,“公司里还有事,我还要回去。晚上想吃什么?我带过来。”

乔以航抬头看着他。

张知神情自若。

“酸菜鱼。”乔以航想起那碗被沈慎元拿走的酸菜鱼就肉痛。

张知想笑,但沉重的心情终究没让他牵起嘴角来,“行。”

乔以航看着他潇洒转身,临到门前,忍不住道:“你晚上……”张知回头看他。

“别太晚。”乔以航看着他骤然弯起的笑眼暗暗叹气,“别来了”三个字怎么就说不出口呢?

乔以航受的毕竟小伤,医院确认他没有脑震荡,额头也没留疤之后,就打发他出院了。

住院期间,张知每天早出晚归,但无论多晚,都绝对会回来睡觉。乔以航甚至已经习惯听到他爬上沙发的声音再睡着,只是白天少不得要补个午觉。

关于两人的问题张知再也没提。那些暧昧的小动作倒是照旧,可惜两人清醒相处的时间太少,而乔以航躲避他的偷袭也有了经验,所以基本没被得逞。

出院前正好连下了几天的雨,所以乔以航走出医院时,外头的清风湿冷冷的。

小周将车开到医院大门前停下,看着张知阴沉着脸将乔以航送上车。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