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诉衷肠(下)(1 / 2)

加入书签

乔以航将自己化身为杨巨森,体验着他的心情之后,终于明白连觉修的意思。

杨巨森并不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他的内敛也并不是表现在面无表情的麻木上的。他之前和上司对对白时,为了表现出杨巨森内心纠结矛盾的心情,反而演得过于冷漠古板,成了另一个人。

这个关键想通,他就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让接下来的拍摄变成自来水龙头的水,顺得哗哗响。

连演了十几年电影的上司都忍不住惊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两套演戏的方案他不是做不到,但那靠的是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至少不能像乔以航这样,昨天还像门外汉似的在门口乱撞,今天就好似醍醐灌顶一般进步如飞。

连觉修喜不自胜,兴奋之余,又将原本留到明天拍的戏提了上来。等放工,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因为现在大部分的戏都还在白天,所以不需要熬夜赶戏。

乔以航从片场出来,一眼就看到那个拎着超时袋子站在门口的张知。

小周识相地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乔以航走到他面前,皱眉道:“等了很久?”

“嗯。”张知直接比了个手势,“五个小时。”

“五个小时?”乔以航瞪大眼睛。那不是在吃晚饭之前?“为什么不进来?”

“反正没什么事。”张知表现得十分无所谓,“我刚开始在车里等的,后来手提电脑没电才下车的。”他抬起胳膊,“肚子饿不饿?我买了点水果可以当宵夜。放心,都不容易发胖。”

乔以航看着他眼眶下那两抹淡青,心里有点堵,顺手牵过袋子道:“车呢?”

张知想把袋子抢回来,但见他将手藏到身后,才无奈道:“街对面。这里的车都停满了。”

“走吧。”乔以航转身要走,却被张知拦住,“不用,我开过来。”

乔以航随口道:“一起走,有个伴。”

“伴儿?”张知先是一怔,随即笑意藏不住地在唇角荡漾开来。

乔以航嘴角微抽,“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嗯。我明白。”张知的心情依旧飞扬。

乔以航跟在他身后,突然发现以往想要反驳的强烈欲望变得十分微弱,甚至可以说,渺小。同时,心理面冒出一个同样微弱而渺小的声音:或许,有个这样一个时时刻刻关心你的伴儿的确是件很美妙的事。

过马路时,张知自然而然地牵住他的手。

乔以航下意识地挣开。

张知愣了愣,然后看看车水马龙的四周,无声地将手放回了裤兜里,然后落后乔以航半步,确保他决定安全地呆在自己视野内。

坐上车,张知的肚子咕噜响了一声。

乔以航系安全带的手顿住,“没吃饭?”

张知道:“我以为你和昨晚差不多的时间收工。”

乔以航打开塑料袋,“想吃什么水果?”

张知道:“葡萄。”

“找个地方洗洗吧?”乔以航看着袋子底部的污垢皱了皱眉。

张知启动车,“既然要找地方,不如找个地方吃饭?”

乔以航回神,“我好像变迟钝了。”

张知望着前路,微笑道:“没关系,我会在你身边提醒你。”

乔以航低头没说话。

张知抽空朝旁边看了一眼。

乔以航正小心翼翼地剥着葡萄的皮。

张知很快收回目光,但咧开的嘴巴怎么都合不上。

乔以航剥完葡萄皮,看到的就是这么样的侧脸,原本要伸出去的手立刻转了个弯,送到嘴巴里。

张知等半天没等到,转头又瞄了一下。乔以航正吃得欢。

“我肚子又要响了。”张知不满地暗示道。

乔以航道:“要不你在前面药店停一停?”

“你不舒服?”张知紧张起来。

乔以航道:“我给你买打蛔虫的药。”

“……”

张知撇嘴,下唇突然传来清凉湿润的触感,嘴巴立即张开,葡萄滑进口中。他犹不知足地想咬送葡萄的手指,但乔以航似是早有预料,在葡萄入口的刹那就将手指缩了回来。

“好吃吗?”乔以航问道。

张知笑眯眯地点头。

乔以航也跟着点头道:“那就好,应该能顶到饭店。”

张知咀嚼地动作越来越慢。

多品尝一会儿也是好的。

他们进的是小饭店,主打家常菜。

乔以航拣了几个容易炒的让店家先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