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齐拼搏(上)(1 / 2)

加入书签

随着乔以航演技的日趋成熟,剧组拍摄进程大大加快,颜夙昂和封亚伦提前进入剧组。

而沈慎元的戏份也终于公开——腾龙社团老大席雄的养子菲利普,也就是颜夙昂扮演的席高的弟弟。乔以航演的杨巨森与他在酒吧产生冲突,失手将他杀死。但警方宣布菲利普死于意外,杨巨森无罪释放。为此,席高一直对杨巨森怀恨在心。

总的来说,颜夙昂扮演的席高、封亚伦扮演的邓北云和乔以航扮演的杨巨森就是三个同时游走在黑白边缘,良知与罪恶缝隙的角色。

席高想将腾龙社团漂白,却遇到社团中的阻力,如履薄冰地经营着社团。

邓北云本来是警察,因为贪污做过牢。尽管他一直是社团中那些旧派大佬的代表,但心理面却是认同席高想法的。

杨巨森作为卧底,一边想要挑起社团和席高的矛盾,瓦解社团,一边又觉得席高的做法也不失为一条走向正义的路。

乔以航拿到新剧本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戏份竟然增加了。

原本有几场群戏是没有他的参与的,但是现在不但参与,还多了几句对白。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连觉修是在苛刻员工,因为这意味着他要加班却没有加班工资,但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这等于是对他的另一种肯定。

他唯一觉得郁闷的是他和张知见面的时间将会大大减少,基本时间表都是白天加晚上。剧组已经准备好了几间休息室。早有经验的颜夙昂和封亚伦也都带了行李过来。

不过这几天张知也很忙。

EF唱片公司的老总突然被派去开拓海外市场,想和欧美方面谈合作的可能性。所以张知已经升职为副总经理兼唱片总监,代为处理公司事务。对处理唱片总监这个职务都稍嫌吃力的张知来说,这种毫无预警被委以重任的拔苗助长法,差点让他头发花白。现在他每天除了早晚接送乔以航之外,视线不是粘着电脑就是粘着资料,和乔以航的进一步发展计划也不得不暂时搁浅。

所以乔以航提出要住在剧组的时候,还以为他会爽快的答应。毕竟他也不愿意张知每天一大早顶着两只大黑眼圈开车送他上工。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的提议遭到张知强烈反对。

张知看着眼前正屁颠屁颠收拾行李的人,心里恨不能找个锁链拴在裤腰带上。自己每天这样累死累活是为了谁?自己每天累死累活还要坚持亲自开车接送是为了谁?自己每天这样累死累活之后,唯一能让自己感到安慰的又是谁?他现在居然要剥夺他每天坚持的动力?!

乔以航见他恶狠狠地瞪着自己,莫名其妙道:“我只是去住几天,又不是不回来了。”

“你还敢不回来?”张知又累又气,连话都是删选着听。

乔以航翻白眼道:“这是我家,我为数不多的固定资产之一,所以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回来的。”

张知这次听全了,但脸色更加黑,“也就是说,如果这房间不是你的,你就不回来了?”

乔以航无奈道:“你就不能选着重点听吗?”

“我选的这些都是重点中的重点!”

乔以航反省了下。面对一个累得连眼睛都冒出血丝的人,也许他说话不应该转这么多弯道:“我保证,我一定会回来的。”

张知皱眉道:“非去不可?”

乔以航道:“颜夙昂、封亚伦他们都住剧组,我有什么理由不去住?”

张知道:“切。他们又没有我在家里等他们。”

乔以航原本因为他无理取闹而不满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含笑道:“其实EF唱片离我家挺远的,你要是来回麻烦,要不回原先的家里住?那里离EF更近。”

张知刚刚缓和的脸色又阴云密布,“你住剧组是假的,想赶我走才是真的吧?”

以前倒真的是想过,不过已经很久没有想了。乔以航有些认命地叹了口气道:“你不是有钥匙吗?”

张知盘坐在床上,眼睛从下往上地瞪着他。

“我怕你一个人住不习惯。”最主要是没人在他后面收拾,凭他的生活习惯,恐怕自己的房子很快就会变成狼獾福地——和天龙八部的那个没关系。

张知嘀咕道:“那就别走。”

“我住剧组,又没说你不能来探班。”乔以航低头继续收拾衣服,假装没看到张知那双瞬间明亮的眼睛。

“你不介意我探班?”其实张知很后悔当初为了让乔以航点头,说什么地下情没关系,害得他现在连接送都要偷偷摸摸的,更别说光明正大的探班。这样想想,其实他当初不该拒绝连觉修的邀约,至少还有个光明正大出入剧组的借口。

乔以航见张知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扼腕,不由担忧道:“你没事吧?工作不用太拼命,有什么事能交给下属就交给下属做吧。”

张知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客气的人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