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齐拼搏(中)(1 / 2)

加入书签

老总似乎感觉到张知的疑惑,主动解释道:“放心,集团将会派一名顾问过来协助你的工作。”

“谁?”张知不但没有放心,反而有种逐渐入套的感觉。

“总裁特助,蒋修文蒋先生。”

张知眉头一皱,“他很闲吗?”蒋修文这个名字在他进入EF上班之前就听说过了。罗少晨是强,但也只是在EF唱片公司和音乐界强。而这个蒋修文却是整个张氏集团举足轻重的人物。以EF和DRM的规模和盈利来说,实在不到惊动他亲自过来的地步。

老总笑道:“董事长的意思,你总该明白的。”

张知抿唇。还是嫌他成长不够快,所以忍不住派一个人过来拉扯他?

这一次,他倒真的误解了张复勋。

对于张知最近在工作上的成长,他还是很满意的。虽然有疏漏,犯错误,但肯吃苦,够勤奋,虚心好学。如果能继续这样走下去,他相信自己将会拥有一个足够优秀的接班人。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

“我要你让他忙得连打电话的力气都没有。”张复勋靠着椅背,仰头看着站在桌前的斯文男子,“彻底斩断他和乔以航之间的一切联系!”

蒋修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微笑道:“是的,董事长。”

“建立娱乐王国这个噱头可以继续搞下去。”张复勋缓缓道,“丢点钱进去也无所谓。总之,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看住他。”

蒋修文笑容不变,“是,董事长。”

张复勋点点头,挥手道:“你先出去吧。”

蒋修文冲他轻轻一点头,转身往外走。

等门关上,张复勋从抽屉里抽出一个大文件袋,顺手往桌上一倒。数十张照片争先恐后地摊了开来。

照片上全是张知和乔以航同进同出,一同吃饭的身影。

张复勋不是专业摄影师,但他却能从专业摄影师所拍摄的照片中辨认出闪烁在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慕情感。

他看了几眼,又将照片一张一张地收回文件袋。

在继承人这个问题上,他已经失去了张识谦,所以绝对不能再失去张知。

乔以航这几天的压力很大,大到他已经接连两天没有睡过完整的一小时。

和封亚伦的对手戏让他明白主角和配角的区别。

上司和金爷虽然演技精湛,但他们都已经习惯于当配角,当绿叶。所以和他们对戏的时候,乔以航能够受到戏中角色的压力却不会感到演员本身的压力。

但封亚伦不同。

他和颜夙昂一样,都当惯了绝对男主角。尽管《黑白之间》的男一号是颜夙昂,但是封亚伦无论是角色还是他演绎的本身,都能感觉到他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与颜夙昂势均力敌的强大气场。

这就是连觉修需要的感觉。

三个各自游走边缘,又彼此纠缠,棋逢对手的人物。

是的,三个。

在乔以航戏份增加之后,别人对他的期望就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可惜,现在的乔以航只能算半。他还不能补全另外半个。

又一次在连觉修不饶人的枪林弹雨下逃生。

乔以航坐在化妆间闭目养神。

小周看他疲惫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忍不住心疼道:“要不,我让高董帮你请个假吧?”因为减肥,乔以航的身体已经在健康边缘打转了。再这样下去,她真担心他会步上八卦小子的后尘。想到八卦小子的“辉煌纪录”,她连忙在内心呸呸呸了三下。

“不用。”乔以航睁开眼睛,转头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找于姐帮我补妆。”

小周愣住,“补妆?连导不是说你今天不用拍了?”

乔以航摸着额头苦笑道:“怎么不用拍?下场戏虽然没有我对白,但是金爷有一句对白就是对着我说的。总不能让他对着墙壁演吧?”

小周囧道:“连导不记得了?”

乔以航朝摄影棚的方向望了眼,叹气道:“其实我们这些人里,最累的就是他了。”累得连眼眶下面的淤青都消不下去,和黑眼圈融为了一体。

被他这么一说,小周连日来对连觉修的恶感总算少了一小点儿,“我去叫于姐。她这几天也累得够呛,估计还在休息室眯着,你再睡会儿吧。”

乔以航闭着眼睛点点头。

尽管他的身体已经累到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但他的思绪却仍然在高速地运转着。

封亚伦和颜夙昂演对手戏的每个细枝末节都清清楚楚地印在他的脑海。他甚至连他们的台词都记得一清二楚。

“邓北云……”他低喃。仿佛又回到和封亚伦演对手戏的那一幕。

封亚伦演的邓北云谦和地笑着,悠悠然地斜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抽着烟,淡淡地看着他。两人隔着一张桌子,一道烟,应该是平起平坐的感觉,但乔以航却觉得自己被压制住了。他那闲闲的坐姿,还有那道掩住他半张脸的烟。

嘴唇上突然一凉。

乔以航一惊睁眼。

张知正一脸不爽地俯瞰着他,右手食指依然停留在他的唇上。

乔以航作势欲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