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齐拼搏(下)(1 / 2)

加入书签

这场戏拍的是席高第一次召开会议,试探各大佬的反应。

颜夙昂、封亚伦、金爷统统有份,人很齐。

因为没有对白,所以乔以航在镜头前面唯一要做的事就是随着剧情的发展控制面部表情。经过上司和金爷两关后,这种戏已经不能难倒他了。

所以当颜夙昂扮演的席高不轻不重地将茶杯叩在桌面上时,他的眼睛立刻扫了过去,和大多数人一样,带着讥嘲和不屑。

正当他以为颜夙昂准备说台词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目光和对方对上了。

乔以航心头一怔,暗想:不会又是即兴发挥吧?

和当初金爷发挥时不同的是,他心里并不很紧张,反而还有些隐隐的期盼。

颜夙昂的目光若无其事地扫了开去,淡淡道:“我父亲尸骨未寒……”

乔以航听他有条不紊地念着对白,微感失望。自从和封亚伦对戏之后,他身体每个细胞都叫嚣这一个念头,好好地爆发一次。不像上两次那样收到封亚伦和沈慎元的压制。

金爷慢慢地挪动着庞大的身躯,一点点地转过头来。

乔以航配合地弯下腰。

金爷微笑道:“留过学回来的,说话就是不一样。像我这种乡巴佬听不懂,有空你和席少好好聊聊。”

剧本上,乔以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但鬼使神差的,他想到了刚才和颜夙昂对上的那一眼,忍不住抬起头来。

颜夙昂果然在看他。

乔以航下意思地牵起嘴角,露出一个没什么温度,却绝不失礼的笑。

颜夙昂的眸光一沉,手掌在桌面上轻轻一擦,转头看向封亚伦。

他们俩是老对手,也老搭档。

连觉修不管拍什么,总喜欢把他们俩凑在一起。是出了名的铁四角——加上张佳佳。

戏拍得很顺。

因为摄影角度关系,连觉修又让他们补了几个镜头,就宣布放人。

乔以航松了口气。

这是他今天最后一场戏。他仿佛已经看到休息室的床已经摊开四肢,欢迎他的入住。

就在他推开门的刹那,小周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追上来。

乔以航头也不回道:“你可以回家了,明天晚点过来吧。”

小周凑到他旁边道:“张佳佳来了。”

乔以航一愣,“这么早?”

不能怪他意外。这部戏主要戏份都是男人,张佳佳虽然是影后,但在片中也只是一个依附在颜夙昂身边,较为苍白的妻子角色。

乔以航看过对白,简单得很。他甚至不怀疑如果影片过长的话,连觉修会毫不犹豫地剪辑掉她所有戏份。因为这是一条完全不影响主线的支线。

小周道:“来探班的。还带了夜宵。”

乔以航苦着脸道:“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想睡觉。”

“这么不给面子?”张佳佳提着一个袋子含笑着走过来。

乔以航急忙站直道:“啊,您怎么来了?”

“您?”张佳佳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道,“夙昂他们还在拍戏,我就先来这里看看,没想到碰了个钉子。”

乔以航陪笑道:“我怕打扰您。”

“又是您?”张佳佳笑道,“该不会是那些绯闻把你吓怕了吧?”

乔以航干笑着不敢回答。

以前他对绯闻虽然不是来者不拒,但也没有非要撇清的欲望。反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是真是假,他自己知道就好。但这次不同。他潜意识地抗拒着这件绯闻再被提起,一想到张知知道后可能会有的表情,他的头就一阵阵地疼。

张佳佳道:“我们去化妆室坐坐吧。我不介意你在旁边打盹儿,我只是不想落单。不然被其他人看到的话,会很丢脸。”

乔以航想想也是。影后忙里偷闲来探班却遭受冷落的事情要是被记者宣扬出去,指不定会被添油加醋地说成什么样子。

小周原本也想一起跟去,但乔以航看她这几天也忙得够呛,就打发她先回去了。

张佳佳熟门熟路地进化妆室,将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比起张知上次买的食物,张佳佳买的就比较寒碜。

清一色的绿豆汤。

张佳佳解释道:“其他东西凉了不好吃,绿豆汤不错。夙昂和亚伦很喜欢吃。”

乔以航这几天好不容易瘦到连觉修满意的程度,不敢再给自己找罪受,便笑道:“影后亲手做的,当然好吃。”

“不是我做的。”

乔以航原本就已经将近停止运转的脑袋顿了顿,才重新缓慢运转起来,“亲手送来的也一样。”

张佳佳并不觉得不好意思,叹气道:“以前花了太多时间在电影上,所以一直没时间好好学,被夙昂嫌弃了很久。”

乔以航努力睁大眼睛。能够听影后唠叨也不是平常人能有的机会,所以他不应该不耐烦,而是应该感恩。

“其实我有一阵对他很有好感,但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从来没有说过。”张佳佳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轻很淡。

要不是乔以航看到她嘴巴一开一合,几乎要怀疑刚才那段只是风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