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谁更狠(中)(1 / 2)

加入书签

过了十二点,电梯终于重新启动。

不过这件事除了终于被释放回家的秘书之外,没什么人关注。

张知和乔以航坐靠着落地玻璃窗席地而坐。

蛋糕放在中间,两人用叉子一点一点地勺着吃。这个蛋糕还是乔以航在片场附近随便买的。因为时间有限,所以除了蛋糕之外,他们只有两杯矿泉水。

乔以航因为要减肥,所以只勺了几口蛋糕。张知则负责帮他刮掉蛋糕上的奶油。

“万一我变成胖子了怎么办?”张知边吃奶油边笑着问。

乔以航头也不抬道:“抽脂。”

张知没好气道,“你就不能说好听一点的吗?”

乔以航道:“抽脂一定会成功。”

张知:“……”

乔以航放下叉子,抬手看了看手表,“我再坐一会儿就要走了。”

张知皱眉道:“这么快?”

“连导只给了我三个小时的假期。”乔以航道,“两点还要拍一场夜间追逐戏。”

“两点?”张知抬手摸上乔以航眼眶下的青黑,“你先去躺一会儿吧。到时间我叫你。”

乔以航摇头道:“我要回家一趟。”

“做什么?”

“拿存折。”

“……你怕我卷款潜逃?”张知发誓,他要是敢说一个是字,自己绝对会掐死他!

乔以航没好气道:“要是怕你卷款,我早就挂在脖子上,带着走了。”

“那你没事要存折干什么?”张知狐疑地看着他。

乔以航道:“晚上摸着流口水。”

张知眨了眨眼睛,“很多吗?”

乔以航道:“不,就一本。”

张知:“……”

乔以航站起身,隔着窗户看着下面穿梭的车辆。

张知看了看手表,跟着站起来道:“我送你。”

“不用,我打的回去。”

张知撇着嘴角道:“然后我开车跟在你的的士后面回家?”

“回家?”乔以航愣愣地看着他,“你还住在我家?”

“还?”张知挑眉。

乔以航从善如流地改口道:“你还这么赏脸地住在我家?”

“还?”张知眯起眼睛。

乔以航放弃,“算了。走吧。”

张知一把拉住他,狠狠地亲着他的嘴唇,直到乔以航推开他,才道:“我不喜欢‘我家’这个词。”

乔以航摸着嘴唇没吭声。

张知拦在他的身前。他的眼睛迎着窗外的月光,极为明亮。

乔以航放下手,微微一笑,柔声道:“我们家。”

张知二话没说,又凑过去一阵狂亲。

等他亲够下楼取车,时间已经将近一点。

乔以航担忧地看着张知的侧脸,“如果太累的话,我们可以打的回家?”

张知转头,脸上满是得意,“我看上去像很累吗?”

“……开车吧。”

回到家,乔以航闻着家里熟悉的气味,恨不得扑到床上再也不起来。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像以前那样,天天收工之后回家洗澡吃饭玩网游是那么幸福的事情。

张知先回了趟自己的卧室,然后转进乔以航的卧室看着他的背影,异想天开道:“你们片场能带家属吗?”

“什么家属?”乔以航边从抽屉里拿存折,边头也不回地问。

“比如说我。”

乔以航将存折放进口袋,那出户口薄在他面前一扬道:“我不记得我的户口薄上有你的名字。”

张知皱眉道:“这是什么?”

“家主和家属认证书。”

张知将户口薄拿过来,翻了翻,很认真地问:“我能手工加上去吗?”

乔以航将户口薄一把抢回来,“等它过期以后就可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