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得与失(下)(1 / 2)

加入书签

尽管张识谦宣布了自己不将继承张氏集团,但他到底是张氏集团名正言顺的太子爷,所以画廊重开那日,还是有很多人冲着他的名头过来捧场的。

乔以航有名气都是娱乐圈的名气,在场大多数是商界名流,他站在当中颇为格格不入。

张知虽然从他一进来就关注着他,但张复勋一直抓着他到处认识人,根本没机会过去说两句。

乔以航显然也清楚这点,所以和张识谦夫妇打了声招呼,又买了一幅山水画,便离开了。

张复勋等他离开,从放开张知。

张知不爽道:“你故意的!”

张复勋冷哼道:“你们私底下我不管,在公众场合上别给我做得太难看!”

既然他明确表示私底下不管了,张知也不好太得寸进尺。

回到家,乔以航买的那幅画已经挂到了墙上。

山水画配现代家居多少有点别扭。张知冲正在厨房忙碌的乔以航问道:“为什么不挂书房?”

乔以航手里拿着快餐店的袋子出来,“我觉得看着这幅画有种平心静气的感觉。”

“所以?”

“所以放在客厅可以镇住你,少发春。”

张知坏笑道:“我明白,你喜欢书房。”

乔以航回厨房,锁门。

《黑白之间》终于抢在金花奖送审截止之前上映。

电影院从首映那日开始,场场爆满,很快创下首周过亿的票房,遥遥领先于同期上映的其他电影。

电影制作方大摆庆功宴,还在宴上分发红包。

乔以航摸了摸红包,差不多几百块,刚好用来买宵夜。反正现在电影拍完,他不用再忌口,所以经常陪熬夜的张知吃宵夜。

连觉修和一圈人打完招呼,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道:“听说男配角提名出来了。”

乔以航见他笑容满面,心里一喜,“哦?”

“有你。”连觉修拍拍他的肩膀,“加油。”

其实乔以航对自己这次演的杨巨森也很有信心。

电影出来之后,不提关于颜夙昂和封亚伦演技的评论,对他的评论也是褒奖居多。《黑白之间》公认的六大经典镜头,他出现了两个——

一个是金爷死后,他去监狱领取遗物。

一个是他和颜夙昂扮演的席高、封亚伦扮演的邓北云在会议室里斗智。

不少人拿他和上次那部电影的表现相比,都承认他进步不小,是可造之材。

回去之后,乔以航边吃宵夜边研究了今年同受好评的其他电影。

左研究右研究,都觉得这次自己的希望很大。

过几天提名出来,他果然榜上有名,和他一起受到提名的他都看过。有两个实力老将,一个同时提名最佳新人的新人,竞争不是很大。

媒体猜测铺天盖地,其声势比天声奖胜出不知几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看电影显然比听歌有意思。所以,也有不少热心观众参与投票。

总之,无论是媒体还是观众,乔以航都是最佳男配角的第一热门。倒是最佳男主角的争议很大。因为这次连觉修帮封亚伦送审的也是男主角,所以他和颜夙昂的龙虎斗又从天声奖延续了过来。但是金花奖的评审比天声奖要苛刻得多,除非是技术上的合作伙伴,不然从来没发生过同时获奖这种事。

就在外界议论纷纷中,金花奖一日一日地临近。

乔以航这次倒没有太纠结穿着,他决定了穿黑色。这点是他自己对着电视机研究出来的。

“得奖的,大多数都穿黑色。”

张知道:“我要不要送几套白礼服给其他提名人?”

乔以航笑得两眼只剩下一条缝,“你可以试试看。”

“算了。”

乔以航挑眉。

张知搂住他道:“我老婆会吃醋。”

乔以航道:“你应该更担心他们的老婆会不会吃醋。”

“各管各的老婆,我只管我老婆。”

这句话倒让乔以航想起遥远的网游来,“好久没上游戏了。”

张知一怔,“你想玩?”

“没,只是有点想念和尚他们。”

“想念?我去删游戏!”

游戏当然没有被删。

乔以航和张知肩并肩地坐在地毯上,一人一台手提电脑打开久违的游戏。

由于太久没上,所以下载更新花了不少时间,等上去的时候差不多是晚饭时间,帅帅帅和水仙和尚都不在。

战魂无极的‘天道有常’副会长职务也被撤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