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79章 社死的一天(1 / 2)

加入书签

[

震惊!

洛大小姐竟然发了个表情!

而且还是个笑脸!

这到底是道德的沦……是点错了,还是根本就不是她本人?

应该是本人!

不然怎么可能知道几年前的这段对白呢?

洛飞震惊之余,编辑了消息:【嘉姐,第一次看到你发表情,而且还是笑脸,可以再发一个吗?】

洛嘉嘉:【(^O^)(^O^)(^O^)】

洛飞睁大了眼睛:【可以再来个哭的表情吗?】

洛嘉嘉:【..(??ˇ?ˇ??)…..(??ˇ?ˇ??)…..(??ˇ?ˇ??)…】

洛飞:“……”

这丫头……

突然可爱和听话的有些让他破防啊!

是因为被他刚刚的那段话给感动了吗?

他决定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过一过“女王”的瘾,然后留下证据,到时候再被她欺负时,拿出来反击和嘲笑她。

洛飞:【洛嘉嘉,说你想我了!】

这条消息发出了后,他顿时有些胆战心惊,又有些后悔。

不会被立刻拉黑,然后明天直接来学校,把他暴打一顿吧?

夜深人静。

另一处的宿舍里,一片漆黑。

除了她,没有别人。

她躺在床上,跟他一样,蒙在被子里,在黑暗中睁大眼睛,盯着手机屏幕。

当看到这句话后,她顿了几秒,纤长的手指在屏幕慢慢敲击着文字,敲击完,又顿了一下,然后发送了过去。

洛嘉嘉:【我想你了】

洛飞看到这四个字,差点惊掉了下巴,呆滞了一会儿,又报复般的编辑道:【洛嘉嘉,说你想舔我的脚!】

编辑完,却不敢发送。

虽然那丫头经常这样羞辱他,但他还是不敢啊。

犹豫了一下,他又删掉了“脚”:【洛嘉嘉,说你想舔我的手!】

似乎又没什么气势,完全不像她以前的颐指气使和高高在上。

又犹豫了一下,他又重新编辑:【洛嘉嘉,叫我声哥哥,说“哥哥,嘉嘉是你的小毛驴,你随便骑”】

看着这条消息,洛飞的手有些颤抖,但还是鼓足勇气,发送了出去!

当初她可不止一次这样羞辱过他!

今晚他要报仇雪耻!

手机振动,消息来了。

洛飞连忙点开。

洛嘉嘉:【明天中午我去找你】

洛飞的脸色顿时变了,心头的报复快感瞬间化为了乌有,连忙编辑道:【嘉姐,开玩笑的,真是开玩笑的,我道歉。明天就不要来了,我很忙的】

洛嘉嘉:【12点,等我】

洛飞:【嘉姐,大小姐,女王大人,等回家了,我舔你的脚好不好?】

洛嘉嘉:【你不是要我当你的小毛驴吗?我明天过去给你骑】

洛飞快要吓哭了:【别!嘉姐,您千万被扎煞小人也!小人给您当小毛驴!等回家了,小人让您骑个够,好不好?】

洛嘉嘉:【说你想我了】

洛飞果断认怂:【嘉姐,我想你了】

洛嘉嘉:【说你想舔我的脚】

洛飞:“……”

这丫头怎么知道他刚刚要这样说?

洛飞:【嘉姐,我想舔你的脚】

洛嘉嘉:【笑脸】

洛飞:【(^O^)(^O^)(^O^)】

洛嘉嘉:【哭】

洛飞:【..(??ˇ?ˇ??)…..(??ˇ?ˇ??)…..(??ˇ?ˇ??)…】

洛嘉嘉:【跪安吧】

洛飞:【嘉姐万岁万岁万万岁,小人告退】

“咔!”

关掉手机。

洛飞在黑暗中郁闷懊悔。

怪自己太骄傲,太得寸进尺了,前面好好的,那丫头乖巧听话的像是小猫咪,结果……全被他自己给搞砸了。

不仅没报复到,还又被深深的羞辱了,可恶。

“洛学长,你睡着了吗?”

床边又响起苏小小的声音。

洛飞已经穿上了裤头和裤子,不怕她掀被子了,不过刚刚已经社死,实在没脸见人了,只得在被子里道:“快了,何事?”

“哦哦,没事,我们去洗澡了,你不能偷看哦。”

苏小小警告道。

洛飞哼了一声:“放心,我没兴趣。”

苏小小的脚步声离开,不知道在跟谁说话,低声道:“洛学长只对把裤头戴在头上拍照有兴趣,嘻嘻嘻嘻……”

洛飞:“……”

身体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腹部那股温热的陌生能量,一直安安静静地待在那里。

宿舍里只有一个卫生间。

几名女生挨个进去洗澡。

洛飞身上有伤,所以今晚是没法洗澡了。

暮千雪洗完澡后,来到他旁边,掀开他的被子道:“伤口还疼吗?”

洛飞有些羞愧:“还好,班长,你听我解释,刚刚……”

暮千雪打断了他的话:“不用解释,我刚刚什么都没有看到。”

苏小小和柏丽丝在旁边偷笑。

北岛姐妹竟然一起进卫生间去洗澡了。

洛飞没敢再说,闭上眼睛道:“班长,不用管我,我没事,你们忙去。”

“我出去巡逻,顺便再去303宿舍检查一下。”

暮千雪准备离开。

洛飞连忙道:“班长,别一个人去。虽然我没有发现其他异常,但我总是感觉那名女生不是自杀的。”

暮千雪蹙了一下眉头。

苏小小主动道:“队长,我跟你一起去。”

柏丽丝道:“我也去。”

暮千雪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卫生间,没再说话。

三人一起出了宿舍。

卫生间响着“哗哗”的洗澡声。

北岛姐妹在里面。

而且她们三人并不会走远,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

洛飞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晚上10点。

“咔!”

卫生间的门打开。

一道身影走了出来,随即,门又关上,里面依旧响着流水声。

洛飞正在翻着手机相册时,忽地感到旁边站着一道身影,转头看去,北岛黑瞳站在床边,漆黑如夜的眸子正盯着他。

这少女穿着黑色百褶裙,黑色薄毛衣,黑色长筒袜,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在月光下微微闪烁着光泽。

但她的肌肤是雪白的,在月光下黑白分明,格外醒目。

“瞳,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洛飞见她不说话,只得自己开口。

他总觉得被这个女生盯着,有股很不自在的感觉。

北岛黑瞳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盯着他,语气生硬地道:“姐姐……在洗澡。”

洛飞明白了。

也就是说,虽然刚刚两姐妹一起进去的,但是,妹妹先洗的,说不定还是姐姐帮助妹妹洗的。

洛飞忍不住问道:“瞳,你自己不会洗澡吗?”

北岛黑瞳摇了摇头。

洛飞无语,还真是姐姐帮洗的。

这都十六七岁的少女了,连澡都不会洗?就会看漫画?自理能力呢?

残废少女?

“洛,以后你帮我洗,好不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